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Mk-III | 11th Sep 2010, 8:58 PM | 我流機械人大戰 | (176 Reads)

敬愛的拉克絲殿下:

       自迪拉茲之亂以來,已經有四年不見了吧!僅此向閣下表達對貴公克萊因閣下的死去所表達的悲傷。自一年戰爭以來,地球圈已經有很久沒有過和平的日子了,希望您可以繼承閣下的遺志,儘力維護地球圈的和平。不知道您記不記得當年那場我們沒有下完的棋局?有機會的話,真想繼續把那盤棋下完啊!我當然不會認為在計謀上可以比得上身經百戰的殿下,但當我知道妳竟然制止了PLANT和聯邦之間的戰爭時,實在是技癢難當,衷心希望可以再和殿下走一盤棋啊!不瞞您說,在裡界中我還算是小有名氣,希望這封信不會打擾到您吧!畢竟您現在還有很多要事去處理。可惜,在這連場的戰爭中使太多重要的人離我們而去,已經不能回到以往那種以下棋為樂的日子,想不到我竟然會如此感慨呢!看來,時間真的會改變很多事情。

PS:我們兄弟現在都過得很好,不用掛心。

魯路修敬上。

       神意高達,又名天意,神喻,等等名字。當同系列的機體以「自由」、「正義」來命名的同時,本機卻以如此狂妄的名字自居,由此可見曆法的改變並不能使人類拋開過去西曆的日子。從根本上來說,人類依然需要心靈的支柱。所以統合戰爭英雄的不列顛尼亞伯爵可以挾民眾崇拜之情而以「皇帝」自居,甚至在一年戰爭之後把北美洲當成自己的後花園;一介軍閥也可以自稱「天子」,甚麼「出生時滿室紅光,紫氣衝天」、「重瞳,為帝王之相」等等噁心肉麻的台詞也自然地冒了出來。按照這種情況下去,有人以「新世界的神」自居也只是時間的問題吧!但本機的駕駛者勞.魯.克魯澤卻是一個和宗教崇拜毫無關係的人,甚至憤世嫉俗達到想毀滅世界的地步。儘管以「破壞神」的角度來看的話,他倒是一個挺合適的使徒就是了。

       從他可以操縱龍騎兵系統這一點看來,恐怕他所擁有的不止毀滅世界的野望,還有世人所夢寐以求的能力——NT,以一年戰爭為起點,一種近乎傳說的能力。龍騎兵系統為ZAFT參照自護軍的BIT,也就是所羅門的亡靈、那個拉拉.辛所使用的新人類操作兵器。當然,地球聯邦軍也有類似的裝置,但那種有線操縱的機槍無論是威力或是需要的門檻都比無線操作的光束兵器來得弱。所以,以這種貧弱的兵器和那種蚊子型的MA還可以一直在激戰中生存到現在的穆大叔,一直被其他人認定為NT,並寄以深厚的信賴。可惜,不可能男的傳說在今天已經被打破了,即使穆.拉.福拉卡是可以化不可能為可能的男人也好,也無法跳出「被反物質打中一定會煙滅」這種物理定律。

       好了,回到龍騎兵系統。「到底這種威力是從那裡來的啊!」相信基拉現正想著一個其他讀者(如有!)也會想的問題。由三門威力強大的主龍騎兵和有八門副龍騎兵,加起來43門炮口所編織出的是讓人咋舌的彈幕…… 當那個參考了GP03的流星系統,正在戰場上遇神殺神,遇佛滅佛之際,忽然間就被這種強大得嚇人的彈幕接連擊中。「都說了要把I-FIELD也弄出來了啊!」當時的基拉只能用這種近乎吐糟的喊叫來平衡自己緊崩的心理狀態。順帶一提,要同時把I-Field和PS裝甲裝在同一部機體身上的話,難度大概比得上用MS去擋陽電子炮。之後竟然做得到,就是後話了。當然,即使不是NT也好,基拉也的確是從諸多激戰之中活下來的強者,面對腦波控制兵器的經驗……的確沒有,但起碼也有接受一定程度的穆大叔講座。

       「因為我自己十分擅長使用伴隨攻擊機,所以我可以很清楚地告訴你,其實這種兵器也沒有想像中那様神棍。」穆大叔的亡靈(?)在基拉的意識裡發出了這種聲音。「怎麼連亡靈都看得到了啊!我死了嗎?還是我覺醒了???看吧!我果然是NT吧!」基拉這時的精神大概已經接近崩潰了。明明他人是在廣闊的宇宙空間四處逃竄,還要是沒有人的駕駛倉,卻好像阿虛上身般的全力在吐糟。這也沒有辦法,畢竟他已經操作了流星系統接近三十小時,從一開始掃聯邦核彈到之後以PS裝甲勉強在制式VF-5部隊的全彈發射中生還,勉強躲開創世紀、三小強的追擊、伊薩克等等,那種加速度對無論是肉體或精神都會產生很大的影響。若果其他ZAFT軍並沒有望風而逃的話,恐怕鐵打的人也要崩潰。調整者擁有很強的身體能力,但相對來說興奮劑之類的藥物則不太有效,所以也沒有人刻意幫基拉準備額外的藥…… 結果,除了開始產生疑似幻覺之外,基拉的記憶也好像走馬燈般地回溯……

       「才不是啦!你只是產生了幻覺而已!」名為穆大叔的影像開始在肯定(否定?)自己的存在,由此大概可以證明基拉還未完全瘋掉。「那個,穆大叔,那我現在應該怎様應付那個怪物般的彈幕!」明知是幻象卻在求教的基拉,真不知應該稱讚他的學習態度還是佩服他面對逆境的精神力了……

       「回想一下我死之前三天所說過的事!『全方位攻擊這種東西的確十分作弊,但也只要明白對方和你同様是人類的話,那就可以破解。』NT這種傳說也只是聯邦的宣傳攻勢而已,和基拉你現在那個『最強調整者』的稱號也只是差不多的東西而已。沒錯,你的確擁有很強的實力,但無論是那個曾經逼和過你的ZAFT紅衣,或是現在你在對敵的克魯澤也好,一様擁有可以和你一較高下的實力。即使是被你擊敗過的沙漠之虎也好,若果他不是被你打到需要用義手的話,在同様的地形和同様的機體,你有信心可以再擊敗他一次嗎?若果這種程度就是最強的話,那我也可以自稱最強的自然人了吧?」疑似亡靈的東西開始說出夾雜著不明情報的事,這真的是單純的記憶回溯嗎?

       基拉:「穆大叔!玩笑話你還是等打完後再說吧!現在的重點是怎様對付眼前的敵人啊!」

       「所以說,即使那個克魯澤真的強到無話可說而且還是自然人也好,他也一様有弱點的。首先,腦波操縱兵器是非常消耗精神狀態的活動,無論是有線或是無線的也好。只要撐得過去就沒有問題了。」幻影(?)這様說道。

       「我從剛才在和穆大叔你聊天開始,已經連『回想過去五分鐘』的限額也用完,現在已經進入『流星系統大破!右臂和左腳損傷』的狀態了啊!你可以快點進入主題嗎?我一邊迴避對方的攻擊一邊聽你說話是很辛苦的!何況,我已經打了快接近極限,克魯澤他只是剛剛登場,雖然他也花了點時間去收拾穆大叔你,但我還是覺得先耗盡體力的會是我這方啊!還有,你覺得常理對那種打這麼久還在用公共頻道在大叫『我要毀滅世界!』的瘋子有作用嗎?他絕對可以用這種狀態繼續打過三五七個小時啦!」明明說自己已經到了極限,但從他不常有的全力吐糟這點看起來,其實基拉也沒有這様累吧?說不定基拉意外地很有吐糟的天賦啊~

       「那這様吧,這種遠距離操作兵器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拉開距離,換句話說,只是把距離拉近的話,就可以邊大叫『這是我的距離!』邊被打飛。」

       「你剛才不小心說了『被打飛』吧!!!而且這種怪物般的彈幕要怎様才可以拉近距離啊!」基拉又不小心被龍騎兵發現,全力閃避的同時也在全力吐糟亡靈(?)穆大叔的話。

       「等龍騎兵的彈藥用完後,回到本機充電的那一刻,那就可以接近了。」穆大叔彷彿理所當然地說道。

       基拉在無人的駕駛倉大叫:「這種事誰不知道啊!但現在對方的彈幕就是完全沒有空隙啊!」

       「不、現在這刻不就是空隙了嗎?」 事不關己,己不勞心,完全沒有體諒基拉閃龍騎兵有多麼辛苦的穆大叔以一種說風涼話的語氣說。

       之後,自由以左手拔刀的狀態從上方衝向故意放出空隙來誘敵的神意,接著被對方強大的近戰能力打飛,我流機械人大戰,完。另外,徵求下一篇故事的名字,要有霸氣!

       才怪啦!……被亡靈耍得團團轉的基拉在決定衝去用近格送死之前,採取了唯一合理的行動。把通訊回路打開…… 「拉克絲,抱歉。不是NT的我在滿佈米諾夫斯基粒子的戰場上關掉通訊器果然是太困難,從剛才開始我就一直被疑似穆大叔的亡靈糾纏,已經快弄到我崩潰了。」通訊回路傳來像往常一様甜美但卻略帶冰冷的聲音:「沒錯啊,那只是『疑似』亡靈而已,實際上穆大叔已經被我方的成員發現,勉強保著性命了。只是這消息還沒有傳出去而已。為的就是想看看有沒有人在戰後堅稱自己有看到穆大叔戰死的亡靈。」 「不過啊,那個幻象做的還十分逼真啊,明明根本沒有人告訴過我穆大叔已經戰敗了,但亡靈卻自動以穆大叔的形相現身了。還有,克魯澤實際上是自然人、神意實際上擁有很強大的近戰能力等情報,都可以隨口說出來……」「理由你也明白的吧?調整者是不可能操作壽命的,這是(虛構的)聯邦法第二條,所以克魯澤必然是自然出生的。身經百戰的你在看到神意的那一瞬間已經察覺到那身重裝甲是以格鬥戰為前提而做出來的。而克魯澤這傢伙在戰場上以一種剛剛才碰到過穆.拉.福拉卡的語氣在放大話,而神意卻完好無缺。潛意識會認為穆已經戰死了,這不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嗎?但實際上,穆大叔的確是被擊墜了,但除了被神意打得無還擊之力外,真正造成大破的是主天使號的陽電子炮。疑似亡靈的幻象並沒有把這告訴你吧?」「明白了。拉克絲,一直以來真是辛苦您了。接下來的事,就請您在旁慢慢觀賞吧!」說完,基拉又一次採取了接近自殺的行動,再一次把通訊回路關上。

       「好了,到底你是甚麼時候發現的?」幻影穆大叔如是說。

       「『發現』指的是甚麼呢?是指穆大叔你其實是我心裡對克魯澤的恐懼所具現化出來的幻覺這件事嗎?還是你分析戰況的目的只是想說服我趕快逃走這件事?」

       「其實你一早已經明白了吧!那麼,你現在有甚麼對策嗎?」

       「之前被恐懼所矇騙時是沒有的,但現在把恐懼的心情放開之後,已經徹底明白了。首先,我們可以在這裡嘴炮這麼久但傷勢一直維持著『右臂、左腳損傷』這種狀態而沒有受到任何新加的傷,表明了克魯澤的射擊能力其實很差!剛才中招只是因為流星系統的體積太大,無法閃避,再加上對方偷襲所導致的。還有,在『廣闊的宇宙空間』裡,那種『怪物般的彈幕』到現在還沒有打中,表示了腦波控制兵器的真價果然還是在其隱蔽性,現在這種誇張過頭的彈幕反而閃得很輕鬆。最後一點,NT不是怪物,是人類的其中一種可能性而已。對方也是人,會疲勞,罵乾口水之後還是要喝杯水休息的。所以,我有勝算。」

       「看來你是真的明白了,那我也沒有甚麼可以教你的了。不過,在創世紀已經被毀滅的現在,到底你為什麼要執著於打倒克魯澤?」

       「請不要再用這種神之視點說話了,即使劇情還未上演也好,在那様大的爆炸面前,創世紀當然已經被毀滅了啊~這不用你提醒我也看到的。還有,我要打倒克魯澤的原因嘛……本來是沒有的,但現在我發現我十分看不爽他那種抄襲紅彗星的行事方法。所以我要在此打倒他!為了讓我可徹底結束模板阿姆羅.利的生涯,我要以人類的身份打倒NT這神話!」

       「那麼,最後一個問題,為什麼你從一開始就知道我不是亡靈了?」

       「這還有說的嗎?因為穆大叔你是『化不可能為可能的男人』啊!」基拉笑著說。說完這句已經被用得太濫的台詞後,他孤身一人地衝去完結這場戰役。


       後記:因時間關係,不止沒有時間校對,而且又要分段了,本來我沒有打算寫甚麼上中下的啦…… 首段那一封信預定會和本文有關連的。但是,時間關係(以下略…… 另外,求名字是真的,請為這一篇故事提供一個比較有氣勢的名字,方便稱呼的名字,最重要是要有霸氣!

[1]

名字改成MK-II流/聖人流就可以了WWW

吐糟點還是等一下看完再吐(可能幾天後...)
暫時只吐1個

>沒錯,你的確擁有很強的實力,但無論是那個曾經擊敗過你的ZAFT紅衣,或是現在你在對敵的克魯澤也好,一様擁有可以和你一較高下的實力。

>但無論是那個曾經擊敗過你的ZAFT紅衣

>ZAFT紅衣
沒錯,ZAFT紅衣,主要問題大概只有這個時間上的問題,其他雖然吐糟點很大,不過都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綠荼。葉
[引用] | 作者 綠荼。葉 | 13th Sep 2010 4:08 AM | [舉報垃圾留言]


>名字改成MK-II流/聖人流就可以了WWW
不夠霸氣!(拖

>但無論是那個曾經擊敗過你的ZAFT紅衣
>ZAFT紅衣 沒錯,ZAFT紅衣,主要問題大概只有這個時間上的問題,其他雖然吐糟點很大,不過都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唔,這裡指的ZAFT紅衣是阿斯蘭。若果是飛鳥真的話,不可能男會直接叫紅衣小子w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MK-II | 13th Sep 2010 10:31 AM

[2]

>當同系列的機體以「自由」、「正義」來命名的同時,本機卻以如此狂妄的名字自居

自由和正義不狂妄嗎wwwwww

>除了三門威力強大的主龍騎兵之外,另外還付有八門威力較小但可以散射的龍騎兵

誤,那八門只有兩個砲台,可散射的是大型那個...

stardust
[引用] | 作者 stardust | 13th Sep 2010 9:4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自由和正義不狂妄嗎wwwwww
比較起來不狂妄w

>誤,那八門只有兩個砲台,可散射的是大型那個...
已改,多謝提點~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MK-II | 13th Sep 2010 11:41 PM

[3] Re: MK-II
MK-II :

>名字改成MK-II流/聖人流就可以了WWW
不夠霸氣!(拖
>但無論是那個曾經擊敗過你的ZAFT紅衣
>ZAFT紅衣 沒錯,ZAFT紅衣,主要問題大概只有這個時間上的問題,其他雖然吐糟點很大,不過都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唔,這裡指的ZAFT紅衣是阿斯蘭。若果是飛鳥真的話,不可能男會直接叫紅衣小子w

...


那個算是同歸於盡多於打敗吧WWW

綠荼。葉
[引用] | 作者 綠荼。葉 | 14th Sep 2010 11:2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若果基拉沒有被救活的話,阿斯蘭已經贏了。當然,要當成同歸也是可以的www
但這無容置疑是基拉第一次敗績。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MK-II | 14th Sep 2010 11:43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