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Mk-III | 16th Sep 2010, 3:55 PM | 我流機械人大戰 | (217 Reads)

戰後,基拉回到永恆號上。

「甚麼?穆大叔『又』死了!?」

「『又』是多餘的。」

「剛才打倒克魯澤之前拉克絲妳不是說已經秘密回收了嗎?」

「那是為了讓你穩定下來才說的。基拉你的確有NT的素質,那這能力在這種地方覺醒只有百害而無一利。」

「這是說笑吧!」

穆.拉.福拉卡已死名為穆.拉.福拉卡的人物將不會再在本路線中登場。

「噓TAAAAAAA!!!」說完後,戰人(K?)上身的基拉就哭著跑走了。

回到第二次雅金.杜威攻防戰(上)完結時的時點。自命為抑止力的薩拉派人物開槍殺死了打算消滅地球上所有人類的薩拉議長。而阿斯蘭也(不)及時地趕到,剛剛好看到自己的父親被槍殺(而他自己無能為力)的場面。

「父親!!!」阿斯蘭發出了連自己也被嚇倒的慘叫,這大概是他母親死去之後第一次如此真情流露,但好像無理如何都有點太遲就是了……

理解到自己其實並沒有自己想像中憎恨害死自己母親的薩拉議長之後,阿斯蘭採取了最合理的行動:用手上的槍對面前的屍體再補幾槍。

「呃……阿斯蘭?……你到底是怎様了???」身為自然人而且腦袋不太靈光的卡卡莉陷入了嚴重的混亂。

阿斯蘭以非常冷酷的聲音說道:「我可忍受不了這傢伙假死然後逃之夭夭的結局。反正剛才那一槍的位置已經是致命傷了,不會有甚麼大分別的。」

「阿斯蘭.薩拉是吧?這是初次幸會。如你所見,我就是槍殺了貴父的人。但是,在場所有人也見列你方才的舉動了,你現在打算怎様?」自稱槍手的人如是說。

「為什麼要殺死我父親!?」

「這可不是對屍體補槍的人可以說的話啊~ 若果我告訴你貴父的確是假死,為的只是修補你們的父子關係的話,那你會怎様做。」

「我會這様做。」說著阿斯蘭再向面前的屍體開了三槍。

「那若果我們把這件事公開的話,到底世人會怎様評價你呢?」

「你們不會有機會的。我在外面有一部MS,足夠在下一發創世紀發射前把你們皆殺。」

「不要隨便說這些恐怖的話嘛~」

「那你回答我,你是誰?為什麼要殺死我的父親?」

「我是薩拉派的成員,殺死你父親的原因和你現在向他開槍的原因一様。我們都知道他打算毀滅地球,把地球上的人類殺光。而他的目的只是為了替亡妻報仇而已,已經失去了理智。薩拉派的本質ZAFT軍,當地球這個最大的假想敵消失的話,PLANT最高評議會就會開始減少ZAFT軍的力量,到時候即使沒有克萊因派在阻礙我們,薩拉派也會毀滅的。所以我判斷他再沒有領導薩拉派的資格,並射殺了他。」

「你可以代表薩拉派嗎?」

「可以。這也是薩拉派秘密所同意的,當然,你去追究的話,他們大概也會把所有罪名推到我身上吧!如你所見,其他薩拉派的大人物,那個被腰斬的尼哥魯的父親,還有伊薩克.祖魯的母親也沒有出現在這座創世紀之中,就可以知道他們企圖置身事外了。」

「若果是這様的話,你為什麼要服從他們?」

「哼,因為這是世界的抑止力啊!」轟!之類的效果音在阿斯蘭的腦中響起,但他並沒有下手幹掉這個在胡言亂語的混帳。勉強冷靜下來之後,阿斯蘭說:「因為聯邦軍的介入,PLANT已經在混亂的情況下被克萊因派接管,創世紀已經是最後一個遺留下來的地方。可以說,其他薩拉派已經被一網打盡了。若果我現在放了你的話,你有沒有藏身的方法?」

「?」

「我說,若果我放了你的話,你有沒有辦法把薩拉派的殘黨召集起來?」

「你到底想怎様?」

「把薩拉派的殘黨召集起來,在未來挑起戰亂的借口。現在戰爭已經完結,軍人甚麼的已經完全不重要,所以我需要可以讓我再回戰場的契機。你走吧,下次在戰場上碰到就是你的死期了。」

「你…… 身為一個小子竟然夠膽……好,我們走!」說完,該名連名字也沒有報上的薩拉派成員(絕不是因為作者不小心把他的名字忘了!)就此消失在二人的面前。

卡卡莉說:「這様放走他真的沒有問題嗎?若果他之後……」

阿斯蘭:「薩拉派是我父親遺留下來的東西,必須要由我親手摧毀。把那傢伙和薩拉派餘黨縛在一起的話,只要一產生權力鬥爭,就可以同時削弱餘黨的力量。這是我現在唯一想到的方法。」

「但若果對方把你說成殺父兇手的話?」

「剛才我太衝動了,若果是為了確認父親是不是假死的話,應該有更好的方法才對。但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了,即使後悔也來不及了。卡卡莉,幫我看一看他們真的走了沒有,我現在還有一些事情要弄。」

「好吧。」卡卡莉不疑有詐,就這様走去走廊上。「已經走了,阿斯蘭。」

「創世紀發射前五分鐘,目標:地球。」冰冷的機械音忽然在整個基地上傳開來。

「哈哈哈哈!不愧是那個薩拉議長的兒子啊!連這種方法也想得到。眾位手足,現在我們要加快離開的速度了。」在相隔一段距離的地方冒出了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聲音……

卡卡莉終於驚覺到問題所在,回頭看發現正正是阿斯蘭在操作創世界……

「阿斯蘭,你瘋了嗎?為什麼要把地球!?」

「不、創世紀不會發射的,我會用正義的自爆系統把整個創世紀炸碎。這様的話,父親的屍體也會變成不能解析的肉塊,那即使有人誣陷我弒父也好,也不會有確實的證據。」

「怎會這様……為什麼要做到這種地步啊!阿斯蘭!?」

「炸毀創世紀本來就在我的計劃之內,只是現在次序有點搞亂而已。本來打算在創世紀未發射時炸的,這様連克萊因派的工作人員也可以解決。現在看來是不行了,但起碼創世紀被克萊因派掌握這種事絕對不可以發生!」說完,不等卡卡莉回意過來,他就一口氣衝上正義……

同時,和神意纏鬥的基拉已經把戰局穩定下來。因為對方的龍騎兵有那種誇張的火力和PS裝甲的保護,必須不斷地回到本體上充電,若果不小心飛太遠而導致能源不足的話,就會在不發的情況下回到本體。這是設計人員比較貼心的設計,但此刻卻成為神意的致命傷。只要在龍騎兵最大活動範圍以外狙擊的話,神意的全方位攻擊就不能施展,只是變成一個炮火比較多的炮台而已。當然,正常來說,在米諾夫斯基粒子滿佈的戰場上,精神操作兵器的最大活動範圍絕對會超出駕駛員目視的距離。但因為設計人員多餘地把PS裝甲裝在龍騎兵上,導致最大活動範圍大大縮減…… 總之,現在基拉正在對方碰也碰不到的遠距離不斷狙擊,而對方也在不斷以龍騎兵施以密集的火力還擊但明顯無用。最後,克魯澤普通地被一槍打中駕駛倉,連對命運的咀咒都來不及留下就蒸發了……

總之,戰爭已經結束。克萊因派大獲全勝,但拉克絲本人卻完全高興不起來……

「甚麼?薩拉派主動把自己的高層送綁最高評議會!?」

「甚麼?阿斯蘭把創世紀炸了!?」

這場戰爭兩項重要的戰略目標,驅除薩拉派和以創世紀掌握PLANT最高評議會這兩項都徹底失敗……

儘管克萊因派上台控制了大部分最高評議會的議席,但薩拉派在最高評議會中依然擁有一定的權力……

即使已經成功把薩拉議長殺死,但事後把一切推向阿斯蘭的陰謀也無法得逞……

最後的打擊則是來自日本的戰況,「黑之騎士團的叛亂已經被鎮壓,尤菲米亞總督在戰亂中被黑騎的首腦ZERO殺死,而ZERO也在混戰中被殺。特別行政區-日本被廢除,11區回復原狀,不、比之前更糟。」

結果,為了一場連勝利也算不上的戰爭,短短一天期間日本的事態已經發展到不受控制的地步……要說這是偶然的話,也實在太巧合了……

大受打擊的拉克絲就此倒下。這時候,最高評議會開始在清算伊薩克等人,永恆號的存在價值也開始被質疑。儘管世論已經倒向拉克絲這一方,但無論是自由、正義還是永恆號也好,全都是從ZAFT軍中非法盜取的。若果拉克絲還醒著的話,那她應該可以以一兩篇震撼人心的演說來把這些嫌疑撇清,但她倒下了…… 當然,老虎或艦長等熟悉軍方的人也可以採取一定的行動,但在無人發號司令的情況下,沒有人敢去展開行動。而基拉、阿斯蘭等可以發號司令的人則在這種時候發揮其優柔寡斷的特質…… 結果,唯一比較振作的卡卡莉只好在一片混亂中把拉克絲送到奧布療養。


[1]

我對SEED的印象再次崩壞了www

stardust
[引用] | 作者 stardust | 16th Sep 2010 10:0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只是提供另一種可能性而已www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MK-II | 17th Sep 2010 11:08 AM

[2]

黑之騎士團也有?


[引用] | 作者 布魯斯 | 20th Feb 2013 10:01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