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Mk-III | 13th Oct 2010, 6:23 AM | 我流機械人大戰 | (185 Reads)

拉克絲:

       上次關於「以少勝多」的討論,我得出的結論果然還是運用戰場的地利。流星系統的確擁有非常強大的戰力,單以火力而言甚至足以匹敵一個師團。,以流星系統突襲聯邦軍的話想必可以取得一定的戰果,但在給予對方足夠的打擊之後,敵方必然會採取對策,例如以類似的機種(GP03D)來進行反攻,或是針對補給路線的追擊等等……ZAFT軍則應該一早已經準備了對策,畢竟這可是ZAFT軍自己製造的。在我方已經資源不足的情況下,無論維修或是補給流星系統,都會成為我方一大負擔。而流星系統除了以其加速度進行突襲之外,就只有本來的防衛據點、以及三方混戰時打開缺口的用途。基於這三種戰法皆有其局限性,集中資源所製造出的流星系統實在不能算是一個有效率的選擇。

       儘管我未曾親身體會到宇宙的廣闊,宇宙的殞石流也不是區區地圖或者目視所能夠掌握,但正因宇宙的廣闊,所以才可以以更隱蔽的方法逃竄。供養流星系統只會令我方所在更容易被對方發現。我深信,只要等待下去的話,勢力強大的敵方終有一日會露出破綻,所以「以少勝多」其實並沒有必要,反而情報工作才可以順利增加我方的優勢。只要可以支撐到對方露出空隙的話,即使勢力弱小也一定可以扭轉乾坤。相對來說,大殺傷力武器等等造之無用,棄之可惜,被對方搶奪之後更會令戰局一口氣變壞,實在伴隨著太大的風險。再加上生物、化學、以及核子等會對人體造成強烈後遺症的兵器會引來人民的反感,除非逼不得已,否則絕不應使用……

魯路修上。

       奧布、臨海別墅、黃昏。

       基拉:「拉克絲,老虎剛剛跟我說……咦?到底您最近都在寫些甚麼啊?」

       「看不就知道了嗎?寫信啊!」

       「雖然這可能是我的錯覺,但怎麼最近拉克絲您對我的語氣好像愈來愈不客氣?」

       「這不是錯覺。現在我已經被克萊因派捨棄,歌姬的生涯也就此告一段落,語氣沒有變成水銀燈那様已經很不錯了!想我已經在人前扮演歌姬這角色這麼久了,難道不可以在你面前展露真實的一面嗎?」

       「您把我視為特別的存在這點讓我很高興,但這只是找借口在遷怒於我吧…… 說起來,為什麼在現今這種時代還要寫信啊?連西曆也拋棄的現在,絕對有比以前更快和更方便的通訊手段吧?」

       「但實際上作者的腦袋想像不出類似的通訊手段,也不認為「面書」之類的東西可以再流傳數百年以上,所以只好用一定不會被淘汰、最原始的書信了。何況,寫得一手好字的話,會採用寫信的方法也不是太奇怪的事吧?」

       「怎麼聽起來只像作者在推卸責任……最好作者他自己會知道寫得一手好字是甚麼感覺啦……」

       「好了,無謂的事到此完結,這様下去只會讓人以為我們在相聲而已。」

       「咦咦咦咦咦!?我們不是在相聲嗎!?」基拉震驚地說道。

       「廢話到此為止。基拉,你來這裡找我有甚麼事?」拉克絲無視了他的吐糟。

       「可惜啊,早知道二人獨處時您會變得這様不客氣,我還是跟卡卡莉上宇宙好了……為什麼您當初不跟著卡卡莉上宇宙啊?現在當上議長的確實是克萊因派的吧?不可以去尋求政治保護嗎?我已經開始受不了這種隨時會被暗殺的環境了……」基拉的語氣就好像一口氣老了十年一様,想必在奧布隱居這幾個月已經讓他感受到比戰場更險惡的氣氛。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吧?那個叫尤蘭的混帳除了不入流的暗殺之外也搞不了甚麼了吧?只要做好防範工作的話,最好那種程度的殺手可以把我們殺死啦!旁邊有老虎、地底有自由、船塢裡還有大天使號,即使對方出動艦隊來圍攻這裡,我們也可以輕易地逃走啊!」拉克絲依然一副輕鬆的様子。

       「但是,塞伊已經被殺了啊!」基拉的聲音開始震顫起來。

       「喔,那個是我下手的,因為他拒絕為芙蕾的事完謊。」拉克絲的語氣就好像拍死了一只蟲子似的……

       「……」基拉的腦子運作不能……

       「那是開玩笑啦~開玩笑~ 塞伊還在奧布某處裡活得好好的,那被炸的只是假人而已。但他也不會再有登場機會而已。」

       「這和被殺有甚麼分別了?為什麼要這様做!?」

       「不是說了嗎?因為他拒絕為芙蕾的事完謊啊~」

       「慢著,讓我想一想。『克魯澤的NT能力已經被有效地證明,我方再拿來使用的話只會令自由的傳說矮上一截。所以之前作出過的宣傳攻勢要全部推翻。但自由右手、右腳和頭部被毀的梗已經傳開去了,不能去動這個。』還有,『雖然我很意外,但自由的墜擊數竟然只有阿斯蘭的十分之一,明明連流星系統也裝上了的說……』在您昏倒之前那一句我記得的確是:『幸好我們之前的宣傳裡從來沒有明確地把NT和基拉劃上等號,現在只需要把輿論偏向最強調整者和不殺這兩方面,那自由不敗的傳說就可以成功地塑造出來。』以上。到底這件事那裡和芙蕾有關啊!更不會和塞伊有關吧!!」

       「戰場上那些看到自由的身影就嚇得逃掉的ZAFT兵,信誓旦旦地說:『不是我不想打自由,而是自由一看到克魯澤隊長後就發瘋般追了過去,以我的機體根本不可能追得上自由啊!』來掩飾自己陣前逃亡的事實。不幸地,連本來是味方的克萊因派,在薩拉餘黨沒有被肅清的現在,也選擇支持這個論調來掩飾自己勾結永恒號這罪名,所以自由和克魯澤有深仇大恨這一點已經成為ZAFT軍中的共識,不容推翻。」拉克絲手上好像有類似講稿之類的東西,但基拉並沒有主動地吐糟這點。「所以,『英雄難過美人關』,再加上芙蕾曾經以間諜的身份被ZAFT軍俘虜,只要你堅稱你和芙蕾有不可告人的關係的話,那不殺傳說就可以勉強維持下去。」

       「無茶TA!按照您的劇本的話,芙蕾不就變成一個一無是處的花瓶嗎?她可是在敵陣中成功把最高等級機密『反中子干擾器』的資料盜取出來的強者啊!沒有她的話聯邦軍就不會被引來,連自由的『反中子干擾器』也無法維修啊!這様子對她實在太可憐了!何況,這劇本的內容又是三角戀又是爭風吃醋的,根本只是偶像連續劇的劇本吧!塞伊會不承認這種事也十分正常啊! 」

       「這故事的主角是我!不需要比我更厲害的狠角色。已死之人沒有發言權,這是她擅自在戰亂中犧牲的錯!塞伊他還保有性命已經很好的了,若果是戰時的話,他說一句『不』的同時人頭已經落地!」 拉克絲好像變得有點激動地說到。

       「看來這點還是無法說服您啊……那我再轉移問題好了。到底你都在寫些甚麼啊?對象是?」

       「啊~ 就是之前那個魯路修啊,不列顛尼亞的十一皇子。」

       「您竟然還在寫啊……黑之叛亂的事您應該一早問完了的吧?兵法的討論有這様有趣嗎?紙上談兵根本沒有意義吧?」

       「雖然紙上談兵的確沒有意義,但現在的我除了紙上談兵之外還有甚麼可以做啊…… 明明是精彩的十六歲,但竟然要在奧布這國家中過著隱居這種不亮麗的生活。到底人生還有甚麼意義啊!老虎根本不是會考慮戰略,事前計劃之類的完全不管,結果在死鬥中連女友和手臂也失去,根本是自找的。瑪琉艦長則是比老虎更徹底的臨場主義,除了大天使號之外的一切都不管也管不著,結果連權力鬥爭都不理會,漸漸被中央所排擠,最後淪落到被聯邦軍在阿拉斯加攻防戰中捨棄。卡卡莉身為一國之君卻對這些東西一無所知…… 唯一可以進行這類談話的阿斯蘭又跟去了宇宙,和薩拉派的接觸也愈來愈多,該不會很快就背叛吧……基拉你也是的,難得卡卡莉幫你搞了一個准將來當,起碼去出席一下軍方的會議吧?這様下去的話,有問題時會服從你指揮的只會有大天使號而已啊…… 看吧!身邊所有人都沒有一個可以管理戰略層面的人材,你說我現在不寫信我應該怎様做啊?這様下去腦袋可是會退化的啊!……明明我的畢生職業是唱歌,但卻因為無謂的權力鬥爭而遠離舞台這麼久,簡直是屈辱啊…即使遠離了權力鬥爭也好,現在腦中也只能在想這些事情,實在是對我的歌姬生涯一大的諷刺啊!… 算了,反正再上台也只會被人說『反正那聲帶也是經過調整的吧?』之類的,到底明不明白我背後在歌唱方面花了多少心血啊……可能還是一生這様隱居會對我的人生比較好吧……」

       「一口氣說太多了吧…… 不會有讀者這様仔細地看完的啦……」基拉吐糟。「何況,您也知道這個准將有名無實的吧?勉強出席不也只會引起其他將校級軍人的反感嗎?尤其是那個一佐,一定會像管家婆那様對我說教的啦……現在我除了可以去訓練一下新兵之外還可以做些甚麼啊…… 再說,戰略層面的事也與我無緣吧?當您竟然把自由的不敗傳說成功塑造出來之後,現在我一上戰場就會成為戰場的焦點,光是保持不被擊斃已經盡全力了,那有空去管戰略層面的事啊……話說回來,之前已經想問的了,為什麼要把我塑造成『最強調整者』?當時決定這様做時,阿斯蘭還是您的未婚夫,名聲也因和突擊拼過同歸於盡而如日中天。為什麼反而要選擇我作為部隊的主軸?」

       「因為你死過一次。」拉克絲答道。

       「呀?……」

       「舊曆的耶穌也是因為死過一次才可以讓人崇拜二千年以上。沒錯阿斯蘭的名聲的確是如日中天,但當你竟然未死的消息在ZAFT軍傳開時,那種由內部所產生的恐怖是不能想像的。本來軍中已經開始流傳無數關於突擊高達的流言。在你手下過上數招甚至可以成為軍人之間炫耀的戰績,所以伊薩克把那道傷痕留下來也並不全是因為憤怒。當突擊被擊毀的消息傳開之後,阿斯蘭瞬間成為英雄;但當你竟然未死的消息從另一個渠道(我)傳開之後,整個軍中完全陷於混亂……未死的對手還可以殺死,當你竟然死過一次之後,基拉.大和在ZAFT軍中的威名已經無法磨滅了。你的名字在激戰區是禁忌、在PLANT首都可以止夜啼、在ZAFT戰士之間成為傳說。不把你放上神枱,要放誰上去啊!你的威名在戰場上的效果已經可比NBC兵器啊!」

        「說起NBC,老虎要我告訴你……」「老虎的事就不要告訴我了,自從他把十一區的慘狀告訴我之後,現在每次看到他都會讓我聯想到那場慘劇。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他。」「但是……」「沒有但是了,他到現在還在跟隨我這一點的確令人感受到他的忠誠心,但那也只是因為他之前和我走得太近,回去PLANT也只會被投閒置散,所以才沒有回去而已。」 

       「這様啊,那我也不用告訴你泰坦斯在殖民地施放毒氣的事了?」

       「基拉啊,要我說多少次才懂啊!在密封的殖民地衛星中施放毒氣可以造成多大的反感,這一點一早已經在一年戰爭中證實了。無論基於任何理由也好,在殖民地做這種事就等於向所有在廣大的宇宙中生活的宇宙住民宣戰,是絕對不可以做……慢著,你的意思是,老虎告訴你『泰坦斯在殖民地衛星裡使用了毒氣』?你肯定這情報是真的?」

       「應該錯不了吧?連G3毒氣這種細節也有的話,不像是假的様子。而已,沒有確認這情報的真偽的話,這消息不可能由老虎親口告訴我吧?」

       「基拉,現在立刻去叫老虎過來,我要親耳再聽一次這様令人振奮的消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當然,這段笑聲除了在場的基拉.大和之外,沒有人會聽到。其實連拉克絲自己也沒有察覺,她所發出的笑聲是有多麼的滑稽,而且帶著一絲悲愴……

       同日,月面都市,廢棄工場。

       「明白了,古華多羅大尉。本人僅代表阿納海姆電子宣佈全面支持AUEG的發展。在殖民衛星中施放毒氣、冷血非道的泰坦斯,必需受到天罰。請你將阿納海姆的意向傳遞給布利克斯准將。」

       「實在太好了。相信布利克斯准將也會很高興的,讓我們一起為宇宙住民的未來而奮鬥吧!」說完了擅長的漂亮話後,名為古華多羅的男人轉身離去會面的地方,並在無人的路上打開通訊。

       「是我,……布利克斯准將有訊息來了?……要求在三小時後會面?這真的是那位忙得沒有時候奉陪自護殘黨的准將大人嗎~ 好啊。就安排在上次那個會議室好了,現在趕過去也不會花太多時間。」說完後古華多羅就關上通訊。

       「空手套狼成功~ 挑動聯邦內亂這任務竟然這様簡單就可以完成,看來泰坦斯真的很害怕新人類的出現啊!現在只需要把某歌姬的人頭拿回去就完成了這次的任務了吧~ 真希望回去之後會有人幫我昇一下軍階啊,被人叫大佐都有點厭了~」這種語氣果然還是來自作者的想像吧……請原諒這位無能的作者吧!「希望下次不用再接這類打雜般的任務啊……」

       「嗶嗶嗶!」明明已經是宇宙世紀,但竟然還會出現傳呼機音效,唉……到底作者有多落後於時代啊……「是我,還有甚麼事?」

       「紅彗星馬沙,這稱呼沒錯吧?」畢竟被人認出身份也不是第一次,古華多羅也沒有對此表示震驚,但真正令他驚訝的是對方的身份。「我是拉克絲.克萊因。」

       同週,日本,阿什弗德學園,入夜。

       魯路修以震驚的目光讀著手上信紙的內容。「甚…麼……聯邦軍竟然把30號殖民衛星的人全部…… 可惡,為什麼新聞甚麼也沒有說?這已經比之前黑之叛亂的傷亡人數更嚴重了啊!人命可不是遊戲啊!到底這世界在我不知道的期間都在發生甚麼啊!!」大受打擊的他,開始漸漸跪倒在地上,並開始鎚向地板。「到底我在這世界是處於甚麼角色啊……為什麼?為甚麼這世界在暗地裡發生了這麼多事,我不但對此無能為力而且還一無所知啊……莫非我真的只是這世界的一個過客而已嗎?在這廣大的世界之中,莫非我的確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存在嗎?」……意識到附近根本沒有人之後,魯路修把聲量放得更低,「這様下去的話甚麼也改變不了啊……我……」而他的眼神則變得異常地堅決,彷彿下定決心去做一些不能挽回的事一様……


[1]

竟然出現了!!!!!!!!

到最後這篇小說還是你用來自HIGH和自婊用的WWW

總覺得最後老馬的反應很假...

綠荼。葉
[引用] | 作者 綠荼。葉 | 14th Oct 2010 12:23 AM | [舉報垃圾留言]



>到最後這篇小說還是你用來自HIGH和自婊用的WWW
正解w

>總覺得最後老馬的反應很假...
嘛,這是我的能力不足而已……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MK-III | 14th Oct 2010 12:43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