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Mk-III | 12th Dec 2010, 11:50 PM | 我流機械人大戰 | (120 Reads)

真由:

哥哥我在ZAFT軍已經過了三個月,一切安好。軍校並沒有想像中那様嚴格(雖然還是很嚴格),除了昨晚不知道那裡的新兵大喊了一聲「自由來襲了!」而導致了一陣子的混亂外,也沒有發生甚麼。不知道是ZAFT軍的訓練特別嚴格還是怎様,身體檢查時除了抽血之外還有大量類似火事、從高空墜下、被扔到深海之中、身處在雪地上等等模擬試驗。有幾次差點以為自己會真的死掉啊!最離譜的是,那次扔進深海那一次,足足維持了12小時。就算全體ZAFT軍都是調整者也好,這種測試到底可以測試些甚麼東西出來啊……

啊!好像只有我通過全部測試的様子,就連那個雷也在深海中遇溺,要在測試途中把模擬裝置關掉。這次總算找到一様可以贏過雷的了,有點高興啊~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先睡了,明天還要繼續那些鬼畜的訓練,希望這次會比較正常吧!

真.飛鳥

伊薩克:「甚麼?那名大叫『自由來襲』的新兵竟然是間諜?那個地方會把這種連夢境和現實都分不清的蠢材派來當間諜啊!」

炒飯:「那好像是中華聯邦來的間諜,大概是強化過度,開始分不清現實和幻想了。看吧,不是經常會出現大叫『天空跌下來了!』的強化人間嗎?但他好像還有其他秘密的様子,如何通過血液測試而混進來這點也很令人在意。」

「這様啊……把他叫過來,我要親自審問他。」

五分鐘後,審問室。伊薩克、迪亞卡與一名大約十五、六歲的少年。

「你說你是從中華聯邦來的吧?到底你是怎様通過血液測試的?」伊薩克問道。

「伊薩克隊長,我是拉克絲大人派去中華聯邦的雙重間諜。雖然表面上是被大宦官派遣的錦衣衛抓走的窮苦少年,但實際上則是被自然人父母拋棄,然後被拉克絲大人收養的調整者。」

「喔,竟然連這種數歲的少年也利用了嗎?克萊因派還真是墮落了啊……」伊薩克邊說邊搖頭。

「只要這可以成為世界和平的助力的話,個人根本不算是甚麼。所以拷問甚麼的也可以節省一點,和我在中華聯邦所受過的思想改造相比,這根本不痛不癢。」

炒飯:「但這根本不是你心裡真正所想的吧?即使你嘴裡這様說,夢話中透露出來的可不是這一回事。你依然會害怕戰爭、害怕死亡,所以你才會被軍隊間流傳的『自由七不思議』所嚇倒,並在今晚的睡夢中發出慘叫。」

「我承認我的確是被空穴來風的情報動搖了我對拉克絲大人的信心、但這並不構成背叛拉克絲大人的條件,更不會讓我出賣其他伙伴……」從沒有把句子說完這一點來看,這名少年已經發現了自己的失言……

「喔?那麼說你還有其他伙伴混入ZAFT軍了?這様吧,只要你可以列出一份名單的話,那我就可以保障你自身的安全。這條件不錯吧?」

「放棄吧,現在我的信心已經不會再動搖了。即使我在這裡死去,拉克絲大人還是會把這沒有神的世界導向更好的方向。」

等他說完後,伊薩克立刻把談判桌踢開。「廢話不要說這麼多,快把你知道的關於中華聯邦以及克萊因派的全說出來!不要以為你是名少年我就會留手!」看來伊薩克即使擔任了隊長還是難改其暴戾的作風……

「拷問對我來說也只是家常便飯而已。根本不痛不……」「那我就讓你徹底忘不了這次發生的事吧!」說著這様的說話的伊薩克立刻把自己方才所坐的折凳抄起,狠狠地打向對方的頭部。明顯,那不是以拷問為前提的攻擊……

「若果……你真的想殺死我的話,應該…準備更好的武器。」俘虜A若無其事地從地上爬起來。

「切!果然不愧是強化人間,連七武器之首也沒有用嗎?迪亞卡,你出去!接下來我要好好地招待這位間諜!」迪亞卡只好無奈地出去……

十分鐘後,一聲爆炸聲傳來。

門外待命的迪亞卡立刻衝進去審問室。「怎様了!發生甚麼事!?」

「這混帳甚麼情報也不肯說,所以我……火起來就用『爆熱神掌』把他崩了…」

「說謊!只有『石破天驚拳』才可以生身使出的吧!?要作也找個像様點的說法啊!就算是間諜也好,在和平期間死了一條人命也是很麻煩的啊!」

「沒辦法…,『石破天驚拳』師匠還未教啊……」說著這種似是而非的答案,様子異常疲倦的伊薩克就這様離去。

迪亞卡看著俘虜身上明顯是爆炸的痕跡,但也不好意思繼續吐糟這位好友兼上司,只好目送他離去了。

「慢著!」好像臨時想起一件事的様子,迪亞卡把伊薩克叫著,「那名叫真.飛鳥的新兵竟然通過了所有測試。要怎様處理,果然是要推薦給議長嗎?」

「這件事等…我明早醒來再處理吧,『爆熱神掌』消耗的熱量太多…,我去睡了。」

無奈的炒飯只好通知善後人員來處理,審問室的慘狀最後也在志保上交的報告書中以「煤氣爆炸」為由來推搪。至於連煮食工具也電氣化的軍事基地到底在那裡需要用到煤氣嘛……就不是其他人有必要知道的地方了。

反正,即使審問室裡發生了甚麼事也好,機動武鬥傳G目前並不在登場作品名單中,名為「東方不敗」的人物也不會登場。所以無謂的期待也可以直接省略了。

夜深,伊薩克的個室。

「混帳野郎!為什麼要殺人!?只是為了說出『拉克絲復出』這消息的話,根本不需要殺人吧!?」伊薩克在佈滿隔音海棉的隱藏房間中對著螢幕咆哮。

「你就是為了確認這種無聊小事而使用這個可以直接聯繫本人的秘密頻道?伊薩克隊長,你這様還算是歷戰的軍人嗎?若果因此使這秘密頻道曝光的話,到底會影響到多少條人命啊?不和你說了,就這様。」

「人命可以用數目來衡量嗎?」

「可以喔,中華聯邦已經把他的身體搞得亂七八糟,即使現在不死也不能活多久。本來希望他可以順利混進議長的FAITH系統之中,但這果然是太勉強了。從他會自己曝露行蹤這一點來看,他無論身心也到底極限了吧……所以你還是冷靜一點吧,人死不能復生。」

「他臨死時可是叫著『拉克絲大人將會成為新世界的神』而引爆心臟上的炸彈,看到這一幕之後你叫我怎様保持冷靜?拉克絲,你收養戰爭孤兒的目的難道是為了讓他們成為間諜以及刺客嗎?」

「若果戰爭還未結束的話,是的。」由於這是SOUND ONLY的頻道,到底螢幕對面的人是擺出甚麼表情就不是其他人可以猜測的了。

「戰爭應該是軍人的事,其他人不應該被這種事……」

「錯了,若果戰爭繼續下去的話,沒有人會不受影響的。這種天真的思想還是儘快捨棄吧!當年你不也一様把無關係的穿梭機擊沈了?你可以做的只有儘快完結這場戰爭而已。」

「可惡,這種戰爭我一定完結給妳看!說到底這場戰爭不就是由妳引起的嗎!?若果不是妳把妳父親出賣的話……」

「夠了,這條秘密頻道並不是為了爭論這種事而存在的。還有甚麼事?沒有的話就真的掛了。」

「口胡……」

這時,一直站在身後的志保上前。

「容稟,杜蘭朵議長正在進行人體實驗。」

「喔?他也想染指強化人間技術?之前克魯澤不是已經證實了龍騎兵行不通了嗎?怎麼又來了……」

「不、並不是強化人間的研究。以實驗的內容來看,那比較接近聯邦軍的生體CPU。儘管沒有進行精神操作,但藥物投與和催眠暗示等等對人體沒有造成太大傷害的內容是一致的。」

「打算將原先在自然人身上有效的手段套用在調整者身上嗎……他還是一如以往的秘密主義,連實驗對象本身也沒有察覺對吧?」

「正如拉克絲大人所想的,對象本身並沒有察覺。」

「那繼續監視,如有新的進展就立即通報,但記著,用『普通』的方法。」

「明白了。屬下在此退下。」

「還有甚麼事嗎?伊薩克隊長?」

「……」通訊斷掉。

同一時間,不知道自己正被談論的新兵真.飛鳥,在自己和雷二人的房間中發短信。

「是真由啊~但是抱歉啊,現在我不能接聽這電話。」當真按下傳送的同時,同一間房裡的另一部手機卻發出了收到短信的鈴聲……

雷在旁甚麼也沒有說。


[1]

>切!果然不愧是強化人間,連七武器之首也沒有用嗎?
自重(咳咳...

>機動武鬥傳G目前並不在登場作品名單中,名為「東方不敗」的人物也不會登場
哼哼,那就是可以出現G鋼/機動武鬥傳G 鋼彈/機動武鬥傳G GUNDAM和師匠吧(奸笑

久違了的我流機械人大戰,話說系列新名改了沒...

綠荼。葉
[引用] | 作者 綠荼。葉 | 15th Dec 2010 4:01 AM | [舉報垃圾留言]



>自重(咳咳...
(咳咳)儘量……

>哼哼,那就是可以出現G鋼/機動武鬥傳G 鋼彈/機動武鬥傳G GUNDAM和師匠吧(奸笑
師匠不叫「東方不敗」的話就沒有意義了!(握拳

>久違了的我流機械人大戰,話說系列新名改了沒...
只有Mk-III知道的機械人大戰(拖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Mk-III | 15th Dec 2010 7:24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