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Mk-III | 22nd Nov 2010, 11:04 AM | 聖人之道 | (250 Reads)

作為這篇新生聖人之道的開首,先以此介紹一下韓非子這人好了。

有看過尋秦記的人可能會對這人有點印象,總之韓非子這人才華是有的,但遭遇則是極壞。尋秦記中他空有才華卻因口吃而不能自辯,史實中也是因口吃這毛病而令趙政(秦始皇嬴政)對他不滿,最後再讓李斯成功趁虛而入把韓非子本人逼死。本來趙政可是對他的著作推崇備至的,但竟然因口吃這一毛病而落得如此下場,實在是讓人可惜啊!難道真的是天妒英才嗎!?

 

但是,這篇東西好像很久之前就應該冒出來了吧……為什麼現在才……

啊……是這様的,因為我在中華街還是找不到中文書,所以才一直拖到現在……

但是啊!打字這種事,果然是日積月累才可以有成果的吧?所以就繼續了,但打完之後才發現自己已經一星期沒有更新……

BY本來想十分帥氣地打一句「一分60字,孟子限定」,但試一下後發現功力大退的(自稱)聖人。

 

黑字本文,藍字個人理解(因為是不代表真實的藍字,很有可能有錯)

臣聞不知而言不智,知而不言不忠,為人臣不忠當死,言而不當亦當死。雖然,臣願悉言所聞,唯大王裁其罪。

韓非子,韓國貴族是也。他要上書秦始皇的原因很大程度是為了拯救自己的祖國,所以一開始就採取這種低姿態的語氣,並在開始說服對方前先請罪,以防止嬴政中途看不爽而直接無視他。當然,韓非子是過慮了,嬴政其實想見他想得要死!。

臣聞天下陰燕陽魏,連荊固齊,收韓而成從,將西面以與強秦為難,臣竊笑之。世有三亡,而天下得之,其此之謂乎!臣聞之曰:「以亂攻治者亡,以邪攻正者亡,以逆攻順者亡。」今天下之府庫不盈,囷倉空虛,悉其士民,張軍數十百萬。其頓首戴羽以將軍,斷死於前,不至千人,皆以言死。白刃在前,斧鑕在後,而卻走不能死也。非其士民不能死也,上不能故也。言賞則不與,言罰則不行,賞罰不信,故士民不死也。

戰國時期主要由三家分晉這件事件開始,而晉國本來就是最強大的國家,其強大的程度甚至在三家分晉後,其中之一的魏國依然是戰國七雄中最強的一個。但之後魏國因多方進攻而虛耗實力,被齊國從後捅一刀,然後連接被秦、楚等國轟殺,從此成為二等國家……。這段在孟子之中也有提過的,開首的《章句 梁惠王》指的就是魏國的君主。想當年那一段可是消磨了我不少時間的啊……(遠目)

之後登上歷史舞台的則是從後捅人一刀的齊國。齊國最風光的時候是和秦國並稱東、西二帝(只有幾天就是),甚至接連把燕、宋兩國(如字面意思)轟殺,把燕國轟殺的過程其實也可以在孟子找到,要找的請便。但之後燕國在強者樂毅的幫助下,聯同其他五國反過來把理論上最強的齊國轟殺至只剩下兩個城池。(原諒我用了「轟殺」這字這麼多次,但除了「轟殺」這詞外,我想不到其他字句可以配得上樂毅的霸氣)但可惜,燕王死得不是時候,太子繼位後把樂毅換走,最後讓田單成功以火牛陣復國。

最後有能力和秦國爭鋒的只剩下經胡服騎射變革的趙國。

長平之役中,「人屠」白起殺趙降卒四十萬,從此趙國一厥不振、秦國獨霸天下。

用另一個角度來說的話,其實就是等其他六國互相轟殺完畢之後,再由遠離戰圈的秦國坐收漁人之利就是了。

嘛,說了這麼多,只是想表明韓非子的背景是在秦國轟殺完趙國不久,未統一六國之前。六國明白到秦國如此強大(先後如字面意思地轟殺了楚國和趙國,而且殺最多人的一様是白起)之後,都(難得地)團結起來對抗秦國。 但問題是,儘管六國聯軍聲勢浩大,六國本身的政治問題已經夠多的了(以上提及那幾個差點被滅亡的國家想必也未恢復元氣),軍隊的體制又參差不齊,結果對秦國完全構不成威脅。

今秦出號令而行賞罰,有功無功相事也。出其父母懷衽之中,生未嘗見寇耳。聞戰,頓足徒裼,犯白刃,是貴奮死也。夫一人奮死可以對十,十可以對百,百可以對千,千可以對萬,萬可以剋天下矣。今秦地折長補短,方數十里,名師數十百萬。秦之號今賞罰、地形利害,天下莫若也。以此與天下,天下不足兼而有也。是故秦戰未嘗不剋,攻未嘗不取,所當未嘗不破,開地數千里,此其大功也。然而兵甲頓,士民病,蓄積索,田疇荒,囷倉虛,四鄰諸侯不服,霸王之名不成,此無異故,其謀臣皆不盡其忠也。

相對起來,因為中國史上最偉大的變法之一:商鞅變法,秦國的兵制得以改革。光是以戰功以非血統、出身論功行賞這點,已經不是其他六國做得到的了。為了實行這様的變法,商鞅可以說是把全秦國的貴族一口氣得罪了,再加上他的威風大至把太子的老師也一起得罪(削掉鼻子……),所以太子繼位後商鞅十分可悲地被逼逃走。逃走時更因自己定下的法例而被人捉著、最後更被自己定下的車裂酷刑殺死。嘛……起碼他以自己的身體證明了變法的有效性就是了……拜變法所賜,秦兵的確(接近)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但秦國卻至此未能成為霸主,原因則在於謀士們肚子壞水太多,令強大的秦國錯失了稱霸的良機。霸主者,和諸侯會盟以顯示自己的實力,大概和現今美國在世界的地位差不多。

臣敢言之,往者齊南破莉,東破宋,西服秦,北破燕,中使韓、魏,土地廣而兵強,戰剋攻取,詔令天下。齊之清濟濁河,足以為限;長城巨防,足以為塞。齊五戰之國也,一戰不剋而無齊。由此觀之,夫戰者,萬乘之存亡也。且聞之曰:「削株無遺根,無與禍鄰,禍乃不存。」秦與荊人戰,大破荊,襲郢,取洞庭、五湖、江南,荊王君臣亡走,東服於陳。 當此時也,隨荊以兵則荊可舉,荊可舉,則其民足貪也,地足利也。東以弱齊、燕,中以凌三晉。然則是一舉而霸王之名可成也,四鄰諸侯可朝也。而謀臣不為,引軍而退,復與荊人為和,令荊人得收亡國,聚散民,立社稷,主置宗廟,令率天下西面以與秦為難,此固失霸王之道一矣。天下又比周而軍華下,大王以詔破之,兵至梁郭下,圍梁數旬則梁可拔,拔梁則魏可舉,舉魏則荊、趙之意絕,荊、趙之意絕則趙危,趙危而荊狐疑,東以弱齊、燕,中以凌三晉。然則一舉而霸王之名可成也,四鄰諸侯可朝也。而謀臣不為,引軍而退,復與魏氏為和,令魏氏反收亡國,聚散民,立社稷,主置宗廟,令率天下西面以與秦為難,此固以失霸王之道二矣。前者穰侯之治秦也,用一國之兵而欲以成兩國之功。是故兵終身暴露於外,士民疲病於內,霸王之名不成,此固以失霸王之道三矣。

第一段是在說齊國被燕國,不、被樂毅轟殺前的事情,算是以此證明戰爭的勝負對國家存亡的重要性。之後韓非子則在說明他之前所強調的因「謀士不盡忠」而錯失的稱霸良機。秦國和楚國打仗,領軍的殺人王白起第一次用個人已經用到濫掉的「轟殺」來完結這場已經稱不上戰爭的屠殺。若果記得屈原這個人的話,他就是在郢都被攻破後投江自盡的。但秦國的謀臣卻在把對方的首都也打下來的時候和楚人議和,導致楚國有能力再恢復元氣。類似的事情在魏國也發生了一次,令秦兵長期在外,卻對國家沒有任何實質的益處。除了批評謀士之外,韓非子更一語道破了六國的心理。雖然六國的實力加起來的確比秦國要強,但只要攻破魏、楚其中一個的話,其餘的萬乘之國就會心生膽怯、繼而無法聯合抗秦。若果齊國當初也有這様的心思的話,就不會讓燕國復國然後被反轟殺了。

趙氏,中央之國也,雜民所居也。其民輕而難用也。號令不治,賞罰不信,地形不便,下不能盡其民力。彼固亡國之形也,而不憂民萌。悉其士民,軍於長平之下,以爭韓上黨。大王以詔破之,拔武安。當是時也,趙氏上下不相親也,貴賤不相信也。然則邯鄲不守。拔邯鄲,筦山東河間,引軍而去,三攻脩武,喻華,絳上黨。代四十六縣,上黨七十縣,不用一領甲,不苦一士民,此皆秦有也。以代、上黨不戰而畢為秦矣,東陽、河外不台而畢反為齊矣,中山、呼沱而北不戰而畢為燕矣。然則是趙舉,趙舉則韓亡,韓亡則荊魏不能獨立,荊、魏不能則是一舉而壞韓、蠹印、拔荊,東以弱齊、燕,決白馬之口以沃魏氏,是一舉而三晉亡,從者敗也。大王垂拱以須之,天下編隨而服矣,霸王之名可成。而謀臣不為,引軍而退,復與趙氏為和。夫以大王之明,秦兵之強,棄霸王之業,地曾不可得,乃取欺於亡國,是謀臣之拙也。且夫趙當亡而不亡,秦當霸而不霸,天下固以量秦之謀臣一矣。乃復悉士卒以攻邯鄲,不能拔也,棄甲負弩,戰竦而卻,天下固量秦力二矣。軍乃引而復,並於孚下,大王又并軍而至,與戰不能剋之也,又不能反運,罷而去,天下固量秦力三矣。內者量吾謀臣,外者極吾兵力。由是觀之,屬以為天下之從,幾不難矣。內者,吾甲兵頓,士民病,蓄積索,田疇荒,囷倉虛;外者、天下皆比意甚固。願大王有以慮之也。

第一段寫的正正是長平之役,也就是「人屠」白起把趙國轟殺(已經沒有其他更適合的詞彙了)的那場戰役。其後白起繼續在趙國中如入無人之境,可惜還是因謀士的原因而把攻打邯鄲(趙首都)這行動擱置了。如果只是這様就算了,之後秦國隔一段日子又再攻打趙國,但這無容置疑是給予了對方準備的時間,結果這次就久攻不下了……當時的秦王更因此而和白起鬧矛盾,為了防止白起叛變到其他國家,更把白起這名功臣賜死……這様看的話,那名讓趙國喘口氣的謀士還真的十分衰小臉啊……

且臣聞之曰:「戰戰栗栗,日慎一日,茍慎其道,天下可有。」何以知其然也?昔者紂為天子,將率天下甲兵百萬,左飲於淇溪,右飲於洹谿,淇水竭而洹水不流,以與周武王為難。武王將素兵三千,戰一日,而破紂之國,禽其身,據其地而有其民,天下莫傷。知伯率三國之眾以攻趙襄主於晉陽,決水而灌之三月,城且拔矣;襄主鑽龜筮占兆,以視利害,何國可降。乃使其臣張孟談於是乃潛於行而出,知伯之約,得兩國之眾以攻知伯,禽其身而復襄主之初。今秦地折長補短,方數千里,名師數十百萬,秦國之號令賞罰,地形利害,天下莫如也,以此與天下,天下可兼有也。臣昧死願意見大王言所以破天下之從,舉趙、亡韓,臣荊、魏,親齊、燕,以成霸王之名,朝四鄰諸侯之道。大王誠聽其說,一舉而天下之從不破,趙不舉,韓不亡,荊、魏不臣,齊、燕不親,霸王之名不成,四鄰諸侯不朝,大王斬臣以徇國,以為王謀不忠者也。

最後,說了這麼多當代的例子之後,當然要說一下古代的例子了,這些例子對韓非子那年代的人來說,大概就好像現在的三國志人物那様吧!商紂王諸君應該記得,不說了。本來天下莫強的晉國之中,最強大的士大夫並不是趙魏韓三家,而是知伯。他強大的程度甚至可以令魏韓二家的士大夫為他拉車。可是在他拉著魏韓兩位人兄去攻打趙國時,魏韓兩位士大夫被趙氏反說服,結果聯手轟殺知伯。把這兩個例子說出來,大概是想說秦國雖然強大,但這種強大有可能像紂王那様轉眼間覆沒,所以要稱霸的就要在一切太遲之前聽從韓非子的計謀。當然,最後少不免又要請罪一番,以免嬴政一個心情不好就把一刀把他斬了。事後喜怒無常的秦始皇不小心把他殺了,則是後話……

感想:

我十分清楚的,即使藍字勉強停留在日常中文的範疇之內,對日常沒有興趣的事還是會沒有興趣的(因為我也是這様) 。為此,真劍譯文就顯得更重要了。因為現在本人手頭上的確沒有原文解釋,隨意寫出錯誤的文言文就不太好了,所以真劍譯文這次徹底放棄之前那種疑似八股的書寫方法,乾脆當成是〈我流機械人大戰〉的章節(時間點不連貫)來寫好了。嘛、反正這篇小說一開始就是在參考孟子的真劍譯文的情況下亂寫出來的,現在改成參考韓非子想必也不會有太大分別。那這到底還算不算是譯文……就請不要深究了……若果看完這篇覺得尚算有趣的話,請勉為其難地翻一翻文言文本文吧!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得著的。

真劍譯文:

時間點是自由被盜、三艦同盟成立之前。

拉克絲一如以往在父親為自己建的庭園裡消磨時間。

儘管克萊因議長已經有三天沒有回家了,拉克絲十分清楚那是因為PLANT最高評議會中主和派和主戰派的鬥爭漸漸白熱化所導致的,所以她也沒有對此產生怨懟的情緒。何況,即使有怨言也好,在現在這時點也已經沒有甚麼好說的了。作為拉克絲.克萊因,她只需要繼續把自己關在名為「歌姬」這牢籠裡,那世間上所發生的一切都與她沒有關係。說句不好聽的,即使她父親在權力鬥爭中成為一具死屍,因為拉克絲.克萊因是阿斯蘭.薩拉的未婚妻,她一様可以維持其歌姬的身份。最終,世界外部發生的一切都不會對她有任何影響,「拉克絲.克萊因的世界從一開始就只有這個庭園、未來也不會有任何改變。」她是這様深信著的。

不過,最近她的世界(庭園)開始有一絲微小的變化。從地球來訪的友人,為她帶來了一件禮物——重傷的基拉.大和。儘管基拉在被人送上宇宙的過程中傷上加傷,但調整者強大的身體機能和PLANT先進的醫療技術已經令他漸漸康復,並在昨日恢復了意識。

既然對方已經恢復意識了,那基拉以自己的意志逃走也已經是可以預想的事情了。畢竟,即使拉克絲付出多少心力來照顧被她發現的受傷動物也好,對方每一次都會以自己的意志逃跑。不尊重對方的意志的話就只能把它關起來,但這卻是拉克絲最反感的行為。結果,只有阿斯蘭製造的哈囉機械人會留在這庭園中陪伴自己而已。在哈囉機械人的內部中發現了小型錄影機機和大容量硬碟這件事差點讓她對人類絕望就是了……

當拉克絲不小心因討厭的記憶而陷入自我厭惡之際,突然有人踏入這庭園之中。

「你是誰!」儘管阿斯蘭和她父親也可以在不驚動護衛的情況下進來,但阿斯蘭現在還在地球,根本不可能在這種時候出現!再加上現在她床上躺著的是身為聯邦軍MS駕駛員的基拉.大和,被發現的話必然會引起問題,冷靜如拉克絲也忍不住在這種時候提高音量。

「拉克絲.克萊因,請不要緊張,我並不是妳的敵人。」可是對方的言辭和那身充滿可疑氣息的面具和黑色衣裝完全不配就是了。

「你……是ZERO?黑之騎士團……?」

「喔!想不到在下的大名連拉克絲殿下也知道啊!沒錯,吾名為ZERO,是將會打倒不列顛尼亞的男人。」該名男(?)人,慢慢步向拉克絲所在的地點。

「別開玩笑了,為什麼要做這種愚蠢的變裝?」這時粉紅哈囉已經跳回拉克絲身邊,起碼讓拉克絲取回本來的理性。

「拉克絲閣下啊!妳的話應該明白才對的啊!無論是面具的真意、吾毫髮未傷就踏進此庭園這事實、還有吾在此可以全權代表黑之騎士團這件事。」說著,ZERO把握在右手上的槍枝指向拉克絲。

「那麼,到底黑之騎士團想對我作出甚麼要求?可能你會以為把我作為人質就可以暗地裡操縱PLANT,但……」

「要求?不、個人在此只是想提議雙方的合作而已。」

「被手槍指著的合作?不要開玩笑了。何況克萊因派並不會如此輕易就因我而屈服,不要以為主和派就等於軟弱無能。」

「看來妳真的誤會了。第一、吾在此所求的並不是PLANT或是克萊因派的協助,而是拉克絲閣下你啊!第二、若果接下來的會談有任何讓妳不安的因素,妳儘管可以開槍把我殺死。」ZERO邊說邊把手上的槍扔向拉克絲的方向。「這様的話,妳可以放心了吧?」

「我?你對PLANT的歌姬到底有甚麼期待?如你所見,我除了唱歌之外就甚麼也不會。再說,我根本沒有和恐怖份子合作的打算。」話是這様說,從拉克絲沒有用剛剛拾起來的手槍指向蒙面男子這一點來看,她已經被對方引起了興趣。

「難道妳甘心接受這様的命運嗎?現在聯邦剛剛經歷完一年戰爭、外有ZAFT軍之間的軍事衝突、內有藍波斯菊等派系鬥爭、地區上有中華聯邦以及不列顛尼亞等軍閥割據、連月面都市以及阿納海姆電子也因一年戰爭而變得若即若離。所謂「以亂攻治者亡」,一年戰爭已經令聯邦失去得太多了,星塵作戰對北美糧倉的打擊更是令聯邦雪上加霜。從血色情人節演變成如此慘況的現在,聯邦軍已經士氣低下、軍紀鬆弛、各大派系要不就像泰坦斯那様以地域出身為用人標準,再不然就是像不列顛尼亞那様以血統差別對待。現今地球圈的統一只是假象而已,亂世很快就會開始!在這種時候,難道妳依然甘心成為父親的棋子,一輩子停留在宣傳工具這位置嗎?只是生於政治家的家庭就要為此而生於政治之中,即使是妳也想對這様的命運報復吧?何況,重要的不是妳懂得做甚麼、而是妳自己希望做甚麼吧!」

「為什麼找我?現在薩拉派才是如日中天的吧?你要找人聯手的話找剛上任的薩拉議長不是更好嗎?」

「哼,薩拉派已經淪為和不列顛尼亞差不多的政治派系了,他們除了以出身來挑選菁英之外還做了甚麼?就是因為這様,ZAFT軍方才會充斥著穿紅衣穿好看的美型部隊。但妳不一様。力排眾議而重用從戰場上負傷而回的沙漠之虎、以及收留聯邦軍所屬的基拉.大和等等,這些都顯示出妳和現今PLANT高層在氣度上的分別。所以我才是向妳個人、而不是克萊因派尋求協助。」

「現在最高評議會的權力鬥爭已經漸漸明朗,保留一定兵力是為了保存實力,我派只是別無選擇而已。」

「所以克萊因派可以獲勝!開戰之初,ZAFT軍手持血色情人節的悲痛、腳踏新銳MS、以一SIDE之力撼動聯邦政府的根基。調整者為報復而死戰,一人奮死可以對十,十可以對百,百可以對千,千可以對萬,萬可以克天下矣。所以ZAFT軍戰未嘗不克,攻未嘗不取,所當未嘗不破,可謂無敵於天下。但現在ZAFT軍紀漸漸廢弛、任人唯親、兵力擴張過度、四鄰殖民衛星不服、霸王之名不成。一切全因帕多力克.薩拉所搞的個人崇拜所致。」

「喔,這很有趣嘛,你的面具難道不是個人祟拜?」

「自護當年研發MS以獲得制宙權、以毒氣屠殺殖民衛星、發動殖民地落下作戰、直至最後逼使聯邦簽訂南極條約為止,儘管其作戰大多極惡非道,但以上其中一項沒有進行的話,連南極條約也不一定可以簽成,可惜最後還是基連的個人崇拜而引起自護內部分裂,導致馬沙.阿茲納布有機會從內部覆滅薩比家。」開始演說的ZERO貌似無視了對方的吐糟……

「聯邦,地球國家聯合體,為了在宇宙建立殖民地衛星而成立的聯合政府。現今軍紀腐敗、賞罰不信、地域廣闊、下不能盡其民力、號稱絕對民主制卻造成資源的浪費,已接近亡國的邊緣。這様的聯邦卻集結艦隊和自護爭奪魯姆宙域。結果自護以MS大破之,魯姆壞滅,雷比爾將軍被俘。當時只要把雷比爾將軍處死的話,失去主戰派的地球聯邦自然會在南極條約中簽紙投降。這様的話,自護無兵而盡得殖民衛星、不列顛尼亞脫離聯邦而得賈布羅基地、中華聯邦中立而得俄羅斯、中亞之地。至此,地球聯邦軍名存實亡,聯邦軍亡則月面都市服從,月面都市服從則阿納海姆電子不能獨立,阿納海姆不能獨立,則是一舉而壞聯邦、蠹月面、抜阿納海姆,下以弱中華聯邦、不列顛尼亞,奪L+之盒以亡阿納海姆,是一舉而統一殖民衛星群和月面。如此,自護就可稱霸於地球之上,到時要把地球拿到手上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但因為基連的個人崇拜激起薩比家的權力鬥爭,令德金公王把雷比爾將軍放走,後者發表『自護無兵』之說,結果南極條約變成一張廢紙。」

拉克絲:「可以打斷一下嗎……一年戰爭我知道的不會比你少,何況L+盒子之類的在一年戰爭的設定中根本不存在,阿納海姆這戰爭商人也是在傑普斯戰爭中才冒出來的,偷看劇本也請自重一下。」

(例牌無視)ZERO:「當年基連為獨裁者,率SIDE3機動戰士,左駐於阿.巴瓦.庫,右駐於所羅門,以與地球聯邦為難。雷比爾挾白色基地而發動星一號作戰,破阿.巴瓦.庫,據其地而有其民。自護虛耗國力,爭取獨立而亡國滅族,全是薩比家的權力鬥爭所致。現今聯邦軍比一年戰爭時更虛弱、ZAFT則比當年的自護更強大,若果選擇得當的話,足以稱霸天下了。但薩拉派的個人崇拜卻在阿斯蘭.薩拉和突擊高達同歸於盡後昇至頂峰。現在不阻止薩拉派的話,PLANT只會步上自護的後塵而已。」

拉克絲:「好的,你要說的我已經明白了。換句話來說,就是你在日本反逆的同時,察覺到ZAFT很快就會自取滅亡。為了替自己爭取更多混亂的時間,不讓不列顛尼亞有機會全力討伐自己,所以在此說服克萊因派,希望可以讓ZAFT軍撐得更久一點,是這様嗎?」

ZERO:「總之,若果你可以把薩拉派除掉的話,ZAFT軍要稱霸天下也不是不可能,就看妳到底打算怎様做而已。」

拉克絲:「『不是不可能』嗎……這畢竟還是要看我自己的手腕對吧?」

「的確是這様。但我可以肯定,妳手上已經有足夠的皇牌。到底妳想繼續留在這庭園之中,把這一切當成是自己的世界;還是讓這世界變成自己的庭園,則是看妳自己如何選擇了。」說完,戴著黑色面具的男人就轉過身離去。

感想:

打完之後本BLOG已經一星期沒有更新動畫感想了……(遠目)

還好機戰L到現在還未出,否則本BLOG可能又會停擺多一星期。

果然從一開始就應該分段啊……一口氣打這麼多字簡直讓人想死……

下一回,孫子兵法。


[1]

太長了...沒辦法,等今晚慢慢看...話說連真劍都這種長度的話我還有什麼可以要求啊~鼻血ing(超大誤

>打完之後本BLOG已經一星期沒有更新動畫感想了……(遠目)
機戰OG2 7...(默...

>還好機戰L到現在還未出,否則本BLOG可能又會停擺多一星期。
好像有人說過模擬器才是可以相信的真實w

綠荼。葉
[引用] | 作者 綠荼。葉 | 23rd Nov 2010 12:57 AM | [舉報垃圾留言]



>太長了...沒辦法,等今晚慢慢看...話說連真劍都這種長度的話我還有什麼可以要求啊~鼻血ing(超大誤
有人肯看完已經讓我很高興的了~

>機戰OG2 7...(默...
這個……盡量吧……(默

>好像有人說過模擬器才是可以相信的真實w
模擬器的確是可以相信的真實。但是,買了DS這個事實讓我玩模擬器玩得很無力啊……一想到過了這關之後卻要在DS上再玩一次,就讓我氣力降至50了……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MK-III | 23rd Nov 2010 1:05 AM

[2]

同樣口吃,但如果能做到鄧艾「鳳兮鳳兮,故是一鳳」般的智慧或者還能受到重用。(雖然最後鄧艾都不得好死…(逃XD

LR
[引用] | 作者 LR | 24th Nov 2010 11:2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基本上在歷史留名的很多都不得好死……
個人感到最可惜的是,之後秦始皇執行的其實和韓非子所以建議幾乎沒有分別(但經過李斯劣化),若果不是口吃的話,可能韓非子可以真正實行他自己的政治理想,那之後秦朝就不會被趙高和李斯搞垮……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EXバイン | 24th Nov 2010 11:32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