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Mk-III | 1st Mar 2011, 1:16 PM | 我流機械人大戰 | (191 Reads)

月面都市,阿納海姆旗下經營的民宿。

「之前的衛星照片沒有錯吧?」

「是的,大尉。光譜分析的結果表明:阿古捷斯開始以核脈衝回歸地球圈了。我們需要和本隊合流嗎?」

「不、還是看清楚形勢再行動吧!奧干內部也有很多只是不滿泰坦斯作風而已,若果他們像凱. 西汀那様厭惡自護大於聯邦的話,會對往後奧干的發展造成影響。」

「明白了,那需要通知其他同志這件消息嗎?」

「不用了,太快行動的話,會令一些激進派做出預定之外的事,現階段只要維持原狀就足夠 了。」

「明白了!」

(「哈曼.嘉!之前的報告不是說了要等我取下拉克絲.古萊恩的人頭,並挑動聯邦軍全面內戰後才回歸地球圈嗎?現在奧干才剛成形,竟然已經沒有耐性才等下去了!到底在我走了這幾年,阿克捷斯發生了甚麼事……」現階段名為古華多羅的男人,即使滿腹疑問,也無法和任何人商討此事。皆因「暗殺拉克絲」是只有他一人知道的絕密任務,根本沒有可供商討的對象。為此,當初被拉克絲發現他的身份時,真的讓他嚇了一跳。但以結果來說的話,那通電話則是讓他明暗兩項任務都一口氣飛躍了一大步。

==回想mode on==

30號衛星事件當天,月面都市廢棄工場。

 

「紅彗星馬沙,這稱呼沒錯吧?我是拉克絲.古萊因。」

即使鎮靜如古華多羅也好,一直無接觸機會的目標就在通訊機的另一則,令他的臉上浮現出沒有 人能夠看到的微笑。但他的語氣依然維持不變:「以一人之力把ZAFT和聯邦軍的全面戰爭給阻止了的Plant,請問找我這個自護殘黨有甚麼事?」

「那用AUEG,反地球聯邦組織的古華多羅大尉來稱呼你的話,就明白我的意思了吧!自護軍的王牌駕駛員?」

「鼎鼎大名的拉克絲.古萊因竟然打算加入參軍?您不是曾經以『不是ZAFT軍軍人』自居的嗎? 現在背叛自己的祖國之後,終於可以無心理障礙地成為軍隊的走狗?」不知是否想起甚麼,古華多羅上尉開始對粉紅歌姬語帶諷刺。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只是為了PLANT的人民而已,而且我也沒有興趣成為軍隊的走狗。充其量我也只是以『民間協力者』的身份協助而已,難道以反地球聯邦為志的組織,竟然還會挑剔『善意的民間協力者』的幫助?」

「哼,借用聯邦軍的白色惡魔,來塑造『不殺』這種無謂傳說的人,內心真的有想到民眾 嗎?哼哼。」

「難道你不奇怪我是如何知道你的真正身份嗎?」

「反正自護殘黨裡有妳的歌迷也不是甚麼怪事吧?畢竟這可是『調整過』的聲線啊!會收歡迎不 是理所當然的嗎?」

「本來已經有一點察覺到的了,但你我果然從根本的地方開始就完全合不來啊!」

 

因為以上內容都是由社交能力零的作者大人寫出來的,所以不知不覺間就會向著互揭傷疤的方向邁進…… 當然,踏入社會之後連「求同存異」這種基本都做不到的話,大概會很快遭到嚴重的挫折。所以一切都只是入世未深的我以中二病之身所想像出來的對話。看過就算好了,只是我不忍心把自己寫過的東西刪去而已……(遠目)

 

為了讓回憶順利進行,把時間點跳到兩人互相數落對方,並由其中一方憤而斷絕通訊後。無論是傳呼機也好、面書也好、MSN也好、手機也好、甚至是腦內晶片也好,總之顯示對話的題示音在沉默一小時之後再度響起。

 

「對不起,我剛才說得太多不應該說的說話了。請把則才的事忘掉吧……」

「不、這邊才抱歉,看來我最近有點太HIGH了,大概是因為這幾天都在狂喝咖啡,沒有好好睡過的關係吧……」

「不不不、這邊也有錯的。總之,有沒有興趣擴展一下奧干的情報網?現在訂契約的話,就可以互相共有情報了。」

「太好了!得到PLANT方面的援助的話,相信反泰坦斯的大業將會更好地進行啊!讓我們一起為殖民地的未來奮鬥吧!」

「那就讓我們共同創建沒有鬥爭的世界吧!」

 

要說「求同存異」的話,果然是在於這兩位都擅長於說漂亮話方面?還是兩位都喜歡一意孤行, 總以為只有自己是對的這方面?算了,需要深究的並不是這些……

 

==回想MODE OFF==

 

在古華多羅大尉在思考哈曼.嘉的事情時,粉紅妖女教的教主——拉克絲.古萊因正在離開L5宙域的途中。 但她這次沒有使用顯眼的永恒號,而是以ZAFT軍中娜斯卡高速戰鬥艦來代步。詳細一點的話,該戰艦實際上就是伊撤古.尊路小隊的旗艦——笛卡兒號,而隊長伊撤古正在質問堂堂正正地坐在艦長席的拉克絲。

 

「妖女!你在我的母艦上做甚麼!?」為了掩人耳目,伊撤古隊長完全沒有控制自己的脾氣,甚至連最基本的禮貌也沒有維持到。嘛,雖然平時也沒有維持到就是了。

「冷靜一點,這是杜蘭朵議長親筆寫的任命書,現在我的官階是特別補助官,擁有議長在戰時的特別權限。而現在我則用這特權來奪取了這艘笛卡兒號的控制權,而你旗下的其他艦隻也一様。所以你現在已經不是艦長了,快去你的渣古幻影那邊待命。」

「現在根本不是戰時,我沒有聽這命令的義務!」

「所以說你被人投閒置散啊!若果我沒有登上這戰艦的話,你連ZAFT軍已經在秘密掃討自護殘黨這點也不知道吧?」

「你說甚麼……?這不是地球聯邦的泰坦斯派系才做的事嗎?」

「落井下石這行為難道令你覺得陌生嗎?」

「同為宇宙住民的PLANT,根本沒有幫地球聯邦的必要吧!」

「看來你真的甚麼也不知道呢……現在本艦正在前往L2宙域,議長這次的目標是自護共和國。」

「甚麼!?自護共和國和自護殘黨已經斷絕來往了吧!就算議長被人矇騙也好,您不是很清楚這種事的嗎?」

「不、按照最新的情報,自護共和國已經打算和自護殘黨聯手,而他們打算聯手的對象,是自茨之園毀壞後勢力最大的自護殘黨,位於資源衛星——亞古捷斯的派系。而我們的任務則是在雙方正式接觸前全力阻止,太遲的話則乾脆在L2宙域把亞古捷斯的先遣艦隊消滅,務求令自護共和國打消和亞古捷斯結盟的念頭。這様的話,自護共和國內部的親PLANT派就可以獲得上風,並在不久的未來徹底地倒向PLANT。」

「但為什麼議長要把這些任務交給您?您就沒有想過這問題嗎?」

「大概是因為他根本沒有靠得著的武鬥派吧?靠背刺古萊因派上位的議長根本未建立起足夠的聲望,ZAFT軍裡那些和薩拉派來往過密的大佬完全不受他指揮。而培訓中的次期親兵又未完成訓練。那我這名前大戰的英雄不正好派上用場了嗎?可以賣人情給他之前捨棄了的古萊因派,又可以增加他的聲望。即使掃討失敗了也不會對他造成任何影響,何樂而不為?」

「那您為什麼接受?」

「議長說會恢復我歌姬的身份。」

「……」

「撤銷盜用軍方極秘機體的罪名。」

「……」

「還有最高評議會的議席。」

「然後你就相信了?」

「議長大概和一般人一様,以為是沙漠之虎在指揮的, 所以他的目的大概是把老虎拉進他的旗下吧。這様的話對我也沒有太大影響,雖然老虎是不可多得的人材,但也並沒有重要到可以和我歌姬生涯比較的地步。為了長遠的利益,現今把他犧牲一下也是沒有辦法的。」

「難道你就不怕讓追隨您的將士心寒!?」之類的說話,果然還是沒有辦法說出來。所以,伊薩克只能說:「看來您真的很想當回歌姬啊……那老虎現在是在那裡?」

「他先去了自護共和國那邊進行『疏通』工作,以確保我們和亞古捷斯交戰時,自護共和國的艦隊不會干涉。」

「又是您拿手的收買?」

「只是對方總有弱點給我捉著而已。」

「你這個外道!」

 

-L2宙域-十五小時後-

 

「其實我想問很久的了。為什麼你會認為一艘娜斯卡級高速戰鬥艦和三艘諾拉西亞級MS運用艦,就可以掃討自護殘黨?」

「因為議長的情報顯示,敵人只有一艘姆塞級戰艦炎多拉。」

「然後你就相信了?」

「因為新自護的內通者所提供的情報和此吻合,所以我就接受了。老實說,我還覺得這次帶的艦隊數量有點太多了。」

「內通者?是例牌的歌迷嗎?名字叫甚麼……」

「好像叫馬士文……的様子……」

「然後你相信了……」

「嗯……看來我們是被議長賣了吧?」

「廢話!為什麼你會中這様明顯的陷阱!馬士文.斯羅不可能會背叛『哈曼大人』的吧!?你以為真的每個人都可以被收買啊!?」伊薩古指著對面正在展開中的自護軍艦隊大吼大叫中。艦隊中,單是炎多拉已經有三艘、契貝改級重巡洋艦一艘、還有為數不少的姆塞改級輕巡洋艦在兩翼展開,在對方艦隊的後方,則隱約可以看到格瓦金級戰艦格旺班的身影。看來不止內通者的情報有誤,甚至連自護共和國也已經正式和亞古捷斯聯手,進行「疏通」的沙漠之虎恐怕……。

最令人震撼的是,在艦隊編隊的中心竟然是多洛斯級超大型空母這種一年戰爭時期的遺物,大量高渣古以及力奇大魔則從內部發進中……

 

「自由呢!?永恆號呢?反正您一定把這些東西藏在附近吧?」

「自由在奧布,永恆號還在L5的祕密工場。而且,即使是自由也不可能打得贏多洛斯級吧?」

 

待續。

 


[1]

這果然是大人的戰爭啊www

不過重巡洋艦一般不會放在側翼就是了。

>「其實我想問很久的了。為什麼你會認為一艘娜斯卡級高速戰鬥艦和三艘諾拉西亞級MS運用艦,就可以掃討自護殘黨?」

因為有基拉(一秒

stardust
[引用] | 作者 stardust | 3rd Mar 2011 8:2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糟糕……本文暴露了自己軍武知識方面的缺乏(拖

基拉在看海;自由在地底。(拖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Mk-III | 4th Mar 2011 11:45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