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Mk-III | 2nd Apr 2011, 4:43 PM | 我流機械人大戰 | (204 Reads)

第一次自護共和國爭奪戰,戰力對比(克萊因派;亞古捷斯):

艦隻:一艘娜斯卡級和三艘勞亞級;三艘姆塞級炎多拉(不同顔色)、三艘姆塞改級輕巡洋艦艦、一艘格瓦金級戰艦格旺班、一艘多洛斯級超大型宇宙空母。

MS:新銳機渣古幻影一機,渣古戰士三架,蓋茲R、基恩高機動二型各五架;扎斯J一架、加薩C、力奇大魔、HI渣古各十架以上。

指揮官:拉克絲.克萊因(名義上由伊薩克指揮);馬士文.斯羅

在亞古捷斯展開的艦隊中,冒出一台綠色的機體。

「拉克絲.克萊因!我馬士文.斯羅奉哈曼大人之命來討伐妳!妳這妖女快給我出來受死!」

「迪亞卡,下去陪他玩一玩,記得要生擒。」

「……」身穿綠衣的士兵領命而去。穿白衣的好像想說甚麼,但被粉紅色的阻止了。

十五分鐘後,傳令官報告:「報!迪亞卡和渣古戰士被馬士文三回合斬了!」

「我有眼看的,不用複述了……」拉克絲的語氣帶有一絲無奈……

「妖女!為什麼要下生擒的命令!?若果不是這様的話……」伊薩克則是帶著憤怒地質問。

「我以為馬士文真的在遵守我的命令啊……」

「我不是剛剛才說了馬士文不可能背叛『哈曼大人』了嗎?看他現在左一句『妖女』、右一句『妖女』的,妳還不明白嗎?」

「反正你也是『妖女』前『妖女』後的,我已經不小心把這當成敬稱了。」

「……」

「好了,現在我軍已被對方包圍,走也走不掉了,現在應該怎麼辦好呢?」

「讓我出去為迪亞卡報仇!殺了馬士文,然後以士氣的差距衝出去!」

「這種人數面前,敵主將死去反而會讓敵軍失控吧?現在我們還未被艦隊齊射轟殺,不正正是因為馬士文想用單挑來表示他的勇武嗎?殺了他的話怎麼辦。」

「那我去活抓他!讓他退兵!」

「現在馬士文駕駛的是扎斯J,那可是曾經(?)和Zeta互角過一會的機體。你以為超愛Zeta的作者大人會讓你用一台渣古『活抓』扎斯J?」

「渣古幻影可是我扎多軍引以為傲的最新銳機啊!怎會做不到!?」

「最新銳機一様是渣古,除非你這台其實是渣古III,那様的話可能還有點辦法。」

「那我換基恩高機動二型總可以了吧!?快讓我出擊啊!」

「和你相聲的時間已經結束了,不要煩我!」

「妖女!快出來和我決鬥啊!!」在不遠處的宙域進行挑釁的馬士文,依然以一如以往的大音量通訊裝置在叫囂。

「可惡,我才不想就這様死在這裡,妳不下命令的話我就自己出動吧!」

「靜!……」

「這種時候如何靜下來啊!不行,我忍不下去了……」

「拉克絲大人,已經準備好了。」打斷二人對話的,是疑似沙漠之虎聲線的電子音。

「咦?」伊薩克也開始察覺到了。拉克絲的表情實在過於鎮定,完全不像被人逼上絕路的様子。

「最後確認,照射目標果然是那裡對吧?」電子音……不、這的確是沙漠之虎的聲音。

「像基連.薩比那様為了私人恩怨而放過消滅對方主力的錯誤,我可不會犯。」

「好吧!請下令發射的時機。」在戰場的中心,浮現出原本由幻象粒子所掩蓋的『物件』。

「目標!敵多洛斯級超大型空母。」電子音傳來了複唱。

「創世紀Alpha!發射!」拉克絲.克萊因以她的聲音決定了敵方的命運。

伴隨著「哈曼大人!萬歲!」這聲馬士文來自靈魂的吶喊。以多洛斯級為首的自護殘黨消失在加瑪射線的閃光之中;殘餘的MS部隊逃向後方的格旺班,並迅速遠離戰線。

「由自護共和國的首相ダルシア・バハロ傳來的電報,『感謝貴公消滅自護殘黨的艦隊,令自護共和國免受哈曼.嘉的爪牙的控制。』需要派人去講和嗎?」不消一刻,通訊兵傳來了虛偽政治家的發言。

「老虎,戰後處理就由你全權負責,現在我先回永恆號上,準備開始和議長清算。記著,不接受有條件投降。」

「是!」在創世紀Alpha中待命的沙漠之虎,傳來了肯定的答覆。

回程中,笛卡兒號的艦橋上充滿了令人難耐的死寂。

「妳知道使用幻象粒子是違反了尤尼烏斯條約的吧?」站在拉克絲背後的伊薩克,打破了難得的沉默。

「奧布地下的自由還在使用反中子干擾器,一様違反了終戰協定。」

「這不是罪加一等嗎!?」

「所以怎様了?自護共和國已經被創世紀Alpha所震懾而喪膽,沒有洩露出去的危險性;亞古捷斯身為自護殘黨,發言根本不會受人重視。餘下的也只有地下情報等非主流媒體而已,終端機(ターミナル)是就是用來在這種時候進行情報操作。」

「若果妳一早打算這様做的話,為什麼要派迪亞卡出去送死!?」

「這理由不用我說你自己也明白吧?」拉克絲的語氣依然保持平淡。

「妖女!現在一口氣死了這麼多人,為什麼妳就可以用這様平淡的語氣說話!?」說著,情緒激動的伊薩克在拉克絲的背後指著她。

「伊薩克你想反叛?之前你簽署過的血之誓約書只是謊言嗎!?」

「這種東西我根本沒有簽過!」

「沒錯,你根本沒有簽過這種東西,我只是忽然很想這様說而已。」

「妳……」

「原來議長的最後手段就是你啊!到底他給了甚麼條件?」

「議長說昇我做FAITH。」

「……」

「撤銷我上次大戰中的利敵行為。」

「……」

「還有恢復我母親最高評議會議員的身份。」

「然後你相信了?」

「……」

「杜蘭朵議長啊……這次真的不能不佩服你了。竟然用一個空頭的『最高評議會議席』就把我拉克絲.克萊因逼到這種程度。假以時日的話,相信你一定可以帶領PLANT在地球圈稱霸一方吧!」

「這就是妳的遺言嗎?」

「伊薩克隊長,請把手上的槍放下。」背後持槍的人,正是伊薩克的副官志保.哈尼夫斯。

「志保!妳想違抗上官嗎!之前妳所簽署的血之契約書……」

「……」艦橋又瀰漫著一陣死寂。

「我想不到的是,你真的會用這種東西來規約部下啊……」

「伊薩克隊長,拉克絲大人一様是你的上官。重複一次,請把槍放下來。無論心還是身體都好,我都已經是屬於拉克絲姊姊大人的了。」

「妖女!妳……、妳這混帳!」

「只顧著工作的話,連到手的女朋友也會飛走啊~」拉克絲以鼻子嘲笑對方。

「妳!」在憤怒的驅使下,伊薩克終於扣下了手上的機板,一聲槍聲響起……

三日後,永恒號上。

「拉克絲大人,這是自護共和國首相所寫的親筆信,上面有承認拉克絲大人為克萊因派正統的繼承者,並把自護共和國10%的財政預算用以支持克萊因派的承諾。」

「很好。」

「自護共和國的情報系統已經全面置於終端機的監控之下。」

「還有沒有其他?」

「這則是自護共和國表面上和議長所簽訂的投降書,除了開戰時全力幫忙之類的門面話以及最惠國待遇外,就沒有其他了。」

「唔,讓伊薩克把這交給議長好了,我現在要回去奧布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