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Mk-III | 7th May 2011, 3:35 AM | 遊戲, 我的妹妹哪有這麼可愛 | (466 Reads)

伏見你他媽的狠,GD,非常好,PERFECT,素晴,最高TA。

這視像是PSP版的綾瀬線Good End,同時唯一一條由也是作者大人親自執筆的完整路線!例牌的無責任100%自HIGH翻譯在內文。(我知道漢化版出了,但我已經說了,這是翻來自HIGH的,有甚麼不滿嗎!?)

Good!!這次真的讓我燃起來了,好!我更新,本BLOG就一於繼續更新下去。無論這結果到底如何也好,我要用我的雙眼去見證潛藏在我手中的火焰到底可以燃燒到那種地步。神化之路上,就讓我見識一下會有怎様的結局吧!

京介深藍色字體,綾瀬粉紅色,桐乃橙色,麻奈實藍色

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嗎?(這時候無法無視)保存一下可能對你比較好喔?(作者大人親切的提示)交給我吧!斷空光牙劍,一定會做到!一定會讓桐乃承認我和綾瀬二人之間的關係!
「桐乃,其實……這件事呢,是有原因的……」
「解釋我之後會聽。總之現在先讓我確認一下,你們真的是在交往嗎?」

「沒錯,正是在交往中。」
「這是真的嗎?真的是在交往中嗎?其實是在說謊吧?因為你和綾瀬,根本不可能嘛!這其實是為了嚇我一跳而編的謊言吧?是這様沒錯吧!?」

「這並不是謊言,我們的確在交往中。」

「講大話!」

「這不是說謊,要我講幾多次都可以,我們在交往中,最近綾瀬沒有時間陪你,都是因為我們出去遊玩。」

「!」

「不好意思,之前把這瞞著妳了。」

「綾瀬,這是真的嗎?」

「是的。我的確是在和兄san交往中。」

「果然……是真的嗎?」
「其實,今天我們已經打算和妳坦白的了。」

「到底你們是從幾時開始拍拖的?」

「從夏季同人即賣會回來的中途,綾瀬向我告白之後開始。」

「……,說到底,為什麼你們二人會一起去同人誌即賣會?」

「綾瀬為了想多一點理解妳的興趣而頭痛中,所以我才會帶她去的。」

「不能接受。」

「甚麼啊?」

「會和你一起去的話,就是從那之前開始就喜歡你了吧?怎可能會這様!?明明綾瀬應該是很討厭你,而且整天都用『控妹的死變態』來稱呼你啊!但這是為什麼?忽然間你們會交往起來啊!?這種邏輯成立嗎?實在太奇怪了!綾瀬,難道你之前(說討厭京介)都是在說謊嗎?」

「不對,怎可能會這様啊,桐乃。」

「不要怪責綾瀬啊!妳到底是在動甚麼怒啊?」

「哈!?」

對話很奇怪地對不上,恍惚我好像錯過了甚麼細節一様。這傢伙(桐乃)應該是因為被我搶走了綾瀬,所以才會因妒生怨的吧?這様的話,桐乃會這様怪責綾瀬,只是偶然嗎?

「地味子知道這件事嗎?你和綾瀬在交往這件事。」

「不要說『地味子』啊!」

「我問你麻奈醬知不知道這件事啊!」 (重點)
「你…」
『麻奈醬』……桐乃小時候是這様叫麻奈實的,有印象。她竟然記得?還是吵架中無意把過去的稱呼……
「麻奈實已經知道這件事了。」

「真的!?(震驚)」

「是的,而且還有替我們加油。」

「噓!怎可能這様!?」
「才沒有說謊。說到底為什麼會在這種時候把沒關係的麻奈實扯進來啊?」

「有關係啊!這理所當然地有關係啊!因為……因為……(語塞)」
「桐乃,這個(手機)。」

「?」

「姉san……麻奈實的電話打通了。」
「為什麼綾瀬會有……是,換人了。」

桐乃接過綾瀬的手機,並放在耳邊。

「哈?切,怎麼會這様?是謊言吧!」

麻奈實和桐乃之間到底說了些甚麼,在旁實在聽不出任何頭縮。

「……到底妳有爛好人到那種地步啊!匪夷所思!……隨便妳怎様也好!蠢材!明明一直一直都在阻礙我,妳這種人,我最討厭了!」
「好痛!」

桐乃那傢伙,竟然一下把手機扔到我臉上……。

「喂,麻奈實?」
「嗯。」

「到底你和桐乃都說了些甚麼?」

「秘密~……京醬。」
「?」

「我一直都會是京醬的同伴喔~所以,加油吧~」

……麻奈實……若果……若果我站在和現在相反的立場的話,我可以說出和麻奈實一様的台詞嗎?
「加油啊……這一開始已經決定好了!!」
她是最棒的青梅竹馬,從以前一直到現在,將來也是。

當我的注意力移開之際,桐乃已經和綾瀬在至近距離對峙著。

「桐乃,請聽我解釋一下。」
「囉嗦,不要和我說話。因為……,因為我絕對不會承認你們的!你們成為戀人這種事,這是絕對不可以的!」

「理由是?」

「哈?」

「我叫妳把不能接受的理由說出來!」

「這種東西,隨便甚麼理由也好吧!」

「一點也不好!」

「我是不想妳和奇怪的男人在一起才反對而已。」

「不要說謊!為什麼到這種時候還要說這種謊言?」

「我那一句是謊言了?」

「桐乃…!桐乃妳只是不想被我搶走兄san而已吧!」

「不對!不要說這種蠢話!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可能是這様,我是…我…兄長甚麼的最討厭了,最討厭了,最最最最最討厭了!但那是我的兄長啊!難得、難得最近才可以再次說起話的兄長啊!!再不會,絕對不會再把他讓給任何人了!這就是我的感情,有甚麼意見嗎!?」

「……」

「桐乃……」
「(喘氣)……切,怎様了,有甚麼想說的話就說啊!」

「不、若果妳交了男朋友的話,我想我也會說出差不多的台詞吧。」
「誒?」

「反正是這種時候,就乾脆挑明來說好了。即使是我,也是一様很討厭妳,一直一直都十分討厭妳。(「……」)但妳的確是我的妹妹,難得可以重新說上話的妹妹啊!這様的妹妹,我死也不會交給其他男人,光是想像一下這種可能性已經開始想殺人了。」
「妳給我好好聽著,桐乃。」

「我很喜歡妳啊!!!!」

「哈?」

「誒?」

「誒——?????」

「喂,這和你剛剛說的完全不一様吧!」

「囉嗦!討厭的同時也很喜歡啊!我自己也搞不明白,真是不好意思啊!之前一直無法很好地溝通,所以現在可以這様說話,真是讓我感到非常非常高興啊!妹妹和找我商量,成為可以被依靠的存在,這真得讓我很高興啊!失去妳時真的讓我很寂寞啊!每天每日都寂寞到像快要死掉一様啊!」
「呃……」

「我喜歡妳啊!喜歡到沒有妳在身邊就無法活下去的程度啊!妳和其他男生之間就算是搞錯都不想任何事情發生!為了避免這様乾脆就和我結婚好了! 」

「鳴……」

「但是啊,我喜歡妳的程度就和喜歡綾瀬的程度一様啊!」

「哈!?」

「喜歡到無法忍耐的程度啊!說是愛也不為過!所以我絕對不會和綾瀬分手,就算妳說甚麼也好我也不會放手因為妳們都是我的雙翼啊!!!

「喂,你知道你剛剛說了些十分亂來的事嗎?」

「啊—這就是我的心境,亂七八糟而雜亂無章,但這是真誠的心意啊!」

「啊…隨便你怎様也好了。說到這種地步的話,那我也無話可說。」
「桐乃……」

「綾瀬,妳也喜歡這傢伙對吧?」

「喜歡,和喜歡桐乃的程度一様,最喜歡了。」

剛才的,對綾瀬來說一定是最真摯的情話了。

「不……、這様的話我會…有點困擾的。總之我已經明白了,不會再阻礙你們交往的事。因為我是你的妹妹,同時也是綾瀬的親友啊。」

「桐乃,很多謝妳。」

「讓我再確認一件事吧。若果我其實不是你的妹妹的話,你會怎様?」

這個,一定是十分重要的狀況吧……所以,不得不以真實的內心來回答。

「不怎麼様,和現在一様吧。」

「是這様啊,那就好了。」

妹妹面上所浮現的笑容,仿佛迷茫被吹散了一様,重回以往爽朗的模様。

數年後。
就這様,在眾人的祝福之下,我們一同步入禮堂。幸福的時光轉眼流逝,一成不變的日常也徐徐地迎來了微細的變化。

「差不多是時候了吧?」
「是啊,差不多了,兄san。」

「誒,妳忽然在搞甚麼啊~用了這個讓人懷念的稱呼啊~」

「稍為回想了一下,和親愛的剛剛相會的時候。」

「!」

不知道在想像些甚麼場境,夫君的臉色一下子變青了。正正是這個様子,無論過了多久還是充滿稚氣的笑臉,陪我渡過了很多歲月。
「你到底想到了甚麼?w」

「妳以惡鬼的形相向我襲來的場境啊~」

「誒,看來你是很久沒有被踢的様子?」
「別這様,這對身體(胎兒)不好的。」

這人真的甚麼都沒有變啊。好色、馬鹿、變態、妹控等等,而且依然是這様溫柔,是我所深愛之人。
「真想不到我和妳竟然會結婚呢~第一次見面時可是連想也沒有想過啊~」

「是,我也是一様~」

夫君向我求婚,是在附近的會社就職後不久的事。他就在我雙親面前,像之前對著桐乃作出來自靈魂的吶喊一様,大聲說著喜歡我的語句。之後……

「我回來了~」

「喂,桐乃妳…這傢伙怎麼忽然就進來了。打招呼要好好地在玄關啊,玄關!」

「哈哈哈~想著嚇你們一跳而已~」
「幾歲啊~,妳以為妳還是小孩啊!?~」

「抱歉抱歉,這是見面禮。」

「桐乃,很久不見了~」

「綾瀬~很久不見了,過得還好嗎?~」

「過得很好,桐乃妳也是,沒甚麼改變實在太好了~」

「這是當然的,妳以為我是誰啊!我的鑽頭是

而我最喜歡的(親友)桐乃,依然保持著當初那種笑容。長大後的桐乃變得比以前更漂亮,甚至讓我有一瞬感到過於耀目般的美麗。而她現在則在歐洲以專業模特兒的身份活躍中。今日則是分隔兩地數年之久的重逢。

「這様說來,腹部也愈來愈大了,預產期是差不多了吧?」
「是,說是女嬰來的。」

「是女嬰啊~那我就這次就留在日本久一點吧~」

「誒?這様好嗎?」

「當然沒問題~畢竟我要在綾瀬之後看到姪女的模樣啊~」

「不要說蠢話,第二個見到嬰孩的可是我啊。~」

「誒~我要比你先看到~」

「果然還是和以前一様是任性的女人呢~」

「你說了甚麼?」

「沒甚麼,妳也將會很快變成叔母(大嬸)了啊~」

「呃……你…對女生說了些甚麼失禮的說話啊!」

「你們兩個真是的,剛重逢就吵架是不行的喔。」
望著一直都沒有變的二人,我的臉上自不然浮現起了笑容。

「喂,你才是,當寶寶生下來之後,就變成父親了吧?」
「啊,正是如此。」

「綾瀬則是母親,父親則變成爺爺,母親則是祖母。然後我……果然是叔母啊……歲月摧人老啊……」

垂下肩膀,露出苦笑的桐乃。旁邊的則是撫摸著她頭部的兄san。以前的我可能就會因此而妒忌而光境,對現在的我來說則是洋溢著幸福的象徵。邊看著這對關係良好的兄妹,邊感覺著腹間的鼓動,我默默地祈求。希望這種平隱的日常,可以永遠地持續下去。

翻完這段後,好像覺得之前被伏見司玩弄的自己很無用的様子。

在這段文字中,我得到「憎愛共存論」、以及「血緣無用論」。換句話說,當不再去恨一個人時,很可能連愛的碎片也已經同時消失。所以說,我很有可能從頭到尾都只喜歡過自己而已……(遠目)。若果我可以找到一名讓比我愛自己的程度更深以及比我憎恨自己的程度更深的人的話,可能我就不會像現在痛苦吧……

總之,人生是美好的,禁斷的兄妹線是不應該存在的。無論京介最後走那一條線也好,亂倫的話我就燒書。決定了。Good。


[1]

>總之,人生是美好的,禁斷的兄妹線是不應該存在的
不,是存在的!!!!!!!!!!!!!就在每位桐乃控的心中!!!!!!!(拖

>亂倫的話我就燒書
亂倫即是桐乃勝利了!!!!到時請借給我看再燒書!!!(再拖

ps:桐子和綾瀨真的有長大嗎(汗

AKI
[引用] | 作者 AKI | 7th May 2011 7:5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不,是存在的!!!!!!!!!!!!!就在每位桐乃控的心中!!!!!!!(拖
這世界的扭曲之處,在於不應該存在的事實際上存在了(拖

>亂倫即是桐乃勝利了!!!!到時請借給我看再燒書!!!(再拖
到時留下地址和一百元按金(?),就可以免費租看(???)

>ps:桐子和綾瀨真的有長大嗎(汗
你當有吧。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Mk-III | 8th May 2011 4:30 AM

[2] Re: AKI
AKI : >總之,人生是美好的,禁斷的兄妹線是不應該存在的不,是存在的!!!!!!!!!!!!!就在每位桐乃控的心中!!!!!!!(拖>亂倫的話我就燒書亂倫即是桐乃勝利了!!!!到時請借給我看再燒書!!!(再拖ps:桐子和綾瀨真的有長大嗎(汗
>不,是存在的!!!!!!!!!!!!!就在每位桐乃控的心中!!!!!!!
一定有一條世界線有這個選項的!(拖)

庸才
[引用] | 作者 庸才 | 8th May 2011 7:51 AM | [舉報垃圾留言]



這様的話我可以考慮只燒一半。(咦?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Mk-III | 8th May 2011 8:35 AM

[3] Re: Mk-III
Mk-III :
這様的話我可以考慮只燒一半。(咦?

小心當你正在燒書的途中想救書的時候救不了www

Alex
[引用] | 作者 Alex | 9th May 2011 9:34 AM | [舉報垃圾留言]



嘛,其實是因為我從心底裡相信不會亂倫才放下這等豪言壯語的。
若果只跑妹線而不亂倫的話,我才不會燒(拖)
但老實說,若果真的亂倫的話,俺妹大概就不再是俺妹了。所以到時我大概真的會毫無慈悲地燒書,總之到時請盡早在MSN上留言(哈?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Mk-III | 10th May 2011 6:22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