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Mk-III | 24th Jul 2011, 8:17 PM | 修羅之道 | (186 Reads)

三大恨,

一恨我穿了長褲去行山;

二恨我沒有帶太陽油(背脊神奇地曬傷,碰到會有發麻的感覺);

三恨我竟然帶了伏特加去行山,我現在頭很痛……

除此三點以外一切都很好,行山果然有益身心。

回想一下的話,錯誤大概是從昨天開始的。

自昨天遲出門而沒有去成立法會之後,我就一直在犯下一些十分基本的錯誤。說到底,昨天在寫的東西也只是在迴避自己的錯誤,為了自己那脆弱的面皮而說的話。甚麼準備好沒有準備好,我根本是因為自己沒有心才會容許自己遲到的,要說的話就算我真的遲到也好,完全是可以繼續直接前往聽證會。但是我卻為了維護自己無謂的尊嚴而在昨天寫了一堆漂亮話而已,以各種角度來看的話,我都在重複我所最厭惡的事情——雙重標準。

在更進一步描寫今天的心境之前,首先來講述一下我自己的理論。若果諸君有記憶的話,我曾經執著於一種可以把世界解釋清楚的「理論」,但最終發現所有自我建立的理論最終都會陷入自相矛盾的困境。

但我最近卻得到一種近乎完美的「理論」,並努力地把這理論實踐在現實生活中。

現在這「理論」,我花了意外地多的時間才從自己身邊之物找得到。所謂「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無錯,這次的「理論」,是從《孟子》之中偷師的。「庖有肥肉,廄有肥馬,民有飢色,野有餓莩,此率獸而食人也。」我把這句句子濃縮成三個字,「不食人」。我發誓,無論因任何理由也好,絕不會吃任何一口人肉。當然,除了字面意義上的「不食人」之外,把其他人當成是工具地利用的行為一様是違反這一項準則。舉凡利用其他人的感情、利用他人的肉體、以及利用他人的身份,地位,金錢等等,一切不是以「人」為本,而是以利益行先的行為,原則上都應該遭到唾棄。

所以,在我面前說甚麼「吃掉妹妹」、「吃掉蘿莉」等等,即使我明白是開玩笑也好,有時都會忍不住認真起來。說到底,無論任何方式也好,把人「吃掉」已經很難界定為尊重對方的人格。說到底也只是利用了對方而已。這種對話,恕我無法愉快地參與了。

可是,知易行難是這世界少數可以通行全世界的真理之一。即使我在想通了(?),要實際按照以上行為去做其實也是不太可能的。而我又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精神潔癖,認為一個已經被破壞的原則是不能再通用的,所以星期六不小心遲到後,還真的又讓我有一種把一切「理論」、「原則」全部推翻的想法。而按照我過去的經驗,每一次把過去的「理論」推翻時,我都會陷入一至兩天的低潮期。幸好,這次我根本沒有違反「不食人」這個無論從任何角度來看都實在太低的道德標準,所以我並不需要接受這次的低潮期。

可能,過去的我就是過於執著在單一信條之上,才會令我的人生失去更多可能性。而我在星期六之後,更是開始固步自封。結果就是在行山過程中自行把大部分可能性都封殺了(翻譯:大部分時間都在聽耳機)。換句話來說,當我把耳機套上的那一刻開始,我就把其他行山的同伴當成物件,而非視為「人」地尊重。

糟了,不小心講得太重,現在我都不知道應該如何寫下去……

回想起來的話,其實星期天大部分時間都在玩GVG,所以缺乏對人交流的現象可能沒有我想像般那麼嚴重(或者是更嚴重了)。但從這篇文就可以得知,我是一名比起現在更重視過去、一名無謂的男人。恐怕,要再過一段日子,才能對行山這件事作出更詳盡的感想的話,可能要等下一個機會(?)。

總之,耳機禁止,酒禁止,過多的思考禁止。

接下來的五天我會出發去旅行。從26號到30號的東京之旅。除了跟團這件事之外,起碼會有一天左右的空閒時間。到時候有甚麼要我幫忙代購的請留言,太貴或體積太大的就先說一聲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