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Mk-III | 28th Jul 2011, 9:19 PM | 修羅之道 | (117 Reads)
子曰:「父母在,不遠遊,遊必有方。」(本句和內文無關)

上句說是這様說,但我這種在學人士除了和家人一起去外出,其實也沒有甚麼其他的可能性。

外遊的話,若果不是和家人一起,就失去大部分的意義。起碼也是應該是和朋友一起。若果要被逼和不認識的人分享私人空間的話,就只是令人感到折磨而已。私人空間者,二戰之由,人生之義也。在香港,眾人做到好像隻狗一様,都只是為了供養一個不小不大的私人空間而已。而這私人空間,除了至親的人之外,實在很難和其他人分享。若果是家人或朋友的話可能可以忍受,但連認識都算不是的陌生人,「他人」的話,就很難可以容忍了。就算是陌生人也好,可以理解的存在還好,不能理解的存在的話,就完全沒有辦法,只能忍受。所以,團體生活是一種需要削減自身的存在才能溶入的物體,家庭則是把團體生活貫徹到底的「牢獄」。這様說來的話,家庭成員的選擇,就變得更為重要。

同族厭惡,在於害怕對方會侵奪自己的權利。說到底還是自利的原故。角色屬性撞車的話,會互相厭惡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下意識地害怕的話,可能是對自己會成為那種様子而感到恐懼,但說到底的話,這種也有可能是對年長者所感到的厭惡,又或者是對其無價值的輕蔑。我在這類人身上感到的,是無希望,無意義,無價值。由我自身的偏見所構成的輕視,令我拒絕去理解這種人身上的價值,並深深以此為懼。 以結論來說,「到底你來這裡做甚麼啊?」這種問題明明通常是由別人質問我的,但當我竟然會去忍不住這様問人的時候,到底是對方實在太離譜,還是我一直拒絕去正視我自己?

不過,這次其實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起碼讓我再一次認識到自己的不合群性,也讓我理解到自己是無法順利地和「他人」互相理解的事實。即使我一直在嘲笑主流社會也好,我也只是一個庸俗的凡輩,不能擺脫様貌、人種、年齡所造成歧視。總之,我已經放棄了。這世上果然從一開始就分成可以理解和無法理解的人種。而我未來進入社會之後,大概只會遇到更多不能理解,也從心底裡拒絕理解的存在。只能說,這實在是非常可悲的一件事,我也是一名十分可悲的存在。可笑,可哀,可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