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Mk-III | 15th Aug 2011, 11:10 AM | 修羅之道 | (203 Reads)

諸君,我戒酒了。

諸君,我戒酒了。

諸君,我真的決定戒酒了。

期待有少佐式演說的人抱歉了,這次並沒有這種有趣的環節。本文有的只是非常簡單的狀況說明而已。

從一開始說起的話,我喝酒歷是匪夷所思的「由三歲開始」,而且上句是認真的,因為不止是家人的說詞,連我都記得自己在舊屋偷雪櫃裡的酒來喝的身影,而我搬家這件事則是發生在我五歲之前,三歲偷酒喝這件事聽起來有邏輯上的矛盾,實際上卻是完全沒有可疑的地方。所以說,記憶力太好真是讓人頭痛啊,明明這種因年幼所犯下的錯誤只要忘記了就好,但偏偏就是一件二件地記得跟照片一様清楚……所以我一向不喜歡拍照,明明要把厭惡的回憶忘掉已經是這様困難的事,為什麼人類還要用各種手段來加深自己的記憶呢?

當我會主動偷酒來喝,而且「事後沒有受到任何懲罰」,甚至「被家人當成是趣事來誇耀」的時候,我此生大概已經無法和酒精脫離關係了。人類是受環境影響的生物,而我所身處的環境無客置疑是崇尚飲酒的。即使明白到酒精對大腦以及肝臟的危害也好,我也不是可以聰明到徹底擺脫環境影響的賢者。這様說的話,平時沒有其他優點的本人,受到鼓勵下自然就會發展這方面的長處。(啥?)除了一有機會(和親戚食飯)就證明自己之外,更主動以神農氏嘗百草的精神去試「毒」(沒錯,這裡的「毒」指的是伏特加)。

所幸的是,我身體的血液循環並沒有某身高179.9美人這様快。不、要說的話,以身長比例來說反而是比其他人慢了,所以酒醉的程度通常不會從臉上顯示出來。當然,看起來不像不代表我不會醉,實際上也有幾次不小心high大了結果十分失禮的情況,身體為了迴避急性酒精中毒而大吐特吐的經驗也曾經有過。這様想的話,這條「修羅之道」可能比想像中還要嚴酷,對我身體的傷害也沒有想像中來得少。

那回到最基本的話題。我是一個永遠只會把事物和過去連結的男人,但這様的我其實也是嚮往未來,希望可以為未來打算,希望可以把自己的未來和某些實際存在的事物連結,希望可以讓充滿不確定性的未來有一些可以憑藉的地方。但我檢視一下未來的預想圖之後,發現除了「很大機會根本無可能戒酒」之外,好像也沒有甚麼東西可以肯定的。看來我的人生真的很難存在所謂的救贖……

那好吧,未來永劫地戒酒之類的說話是不可能的,那就戒一年吧。一年間不喝酒的話,那不能追求救贖的我大概也可以獲得些微的補償吧?以一年為限,期間盡可能保持清醒的話,即使是我也可以得出讓十年後的自己滿意的結論吧?

總之,一年間的平靜,還有未來,這就是向惡習宣戰所能獲得的結果。以此為目標的話,我大概也可以奮戰一下吧?若果我的決意是認真的話,要戰個一年之類的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1]

怎麼搞的…我戒,KURU戒(?),你又戒…MSB的各位受了甚麼刺激orz

葉言
[引用] | 作者 葉言 | 15th Aug 2011 10:1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刺激的話……管家飯當晚我坐車回家到我到達為止的兩小時內,的確受到一個不小的刺激就是了。
但戒酒是一直都想做的事(?),反正也只是一年而已(拖)。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Mk-III | 16th Aug 2011 12:23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