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Mk-III | 7th Sep 2011, 10:45 AM | 我流機械人大戰 | (120 Reads)
上文提要:在掃除了自護殘黨的艦隊之後,拉克絲.古萊因決定回去奧布。而在距離奧布所在的南太平洋的一個遙遠的島國-日本,則瀰漫著風雨欲來的氣氛。

背景是一間裝潢豪華的賭場,而從這賭場的氣派來看,已經可以明白到賭場穩賺無賠,

「學生君,你剛剛偷偷把你的騎士從D5移到D7了吧?所以我才會被你將死啊。」黑皮膚並作貴族打扮的男子如此說道。
「我並沒有這様做。」穿著學生服的少年臉色變得凝重起來。雖然他不是第一次和貴族賭棋,但輸了卻沒有爽快地付錢的倒是未見過。
「是嗎?但在場『所有人』都看見你這様做了。」「哈哈哈哈」呼應著貴族男的聲音,站在四周的保鑣皆發出下流的笑聲。
「可惡!」少年心想。「所以我才討厭這些以錢買貴族名號的暴發戶啊!連禮儀都不懂裝甚麼貴族啊!?還有身為貴族的榮耀的話就給我老實付錢啊!!!」當然,以上怨言並無法以語言的方法表露出來。
「你打算怎様做,學生君?是跪在地下向贊歎本黑之王的威名,還是讓我的手下幫你跪下?」
「甚麼『黑之王』啊,明明只是皇帝弄出來讓你們這群笨蛋買下,順便羞辱一下中華帝國的手段而已。連封地和軍隊也沒有的貴族到底算那門子的貴族了……」無論,這句也是無法說出的怨言。
恍惚對這名無口的學生君感到厭惡一様,黑之王揮了一下手,四周的保鑣中則有兩名行近少年。少年雖然努力反抗,但還是無法掙脫兩名大漢的掌握。
「按下他。」隨著黑之王一聲令下,其中一名保鑣A踢了少年的腳一下,然後該名少年就失去平衡地跪下了。
「對了,11區這裡的確有一種叫『土下座』的謝罪方法對吧?難得一次,就來試一下這様做好了。」另一名保鑣B為了提升自己在老闆面前的形象,主動把該少年的頭部向地板上壓。
「……」一直在咬緊牙關掙扎的少年,還在努力不讓自己的頭部碰到地下。因為他內心深處十分明白,當他的額頭親吻了大地上的灰塵的那一刻,他心裡某種重要的東西就會從此消失。但他實在無法掙脫從左右手傳來的龐大壓力,眼見自己和地板的距離愈來愈近,少年決定……

「對不起!我錯了,我不應該作弊的。請你容許我用雙倍的賭金來抵消我的罪孽吧!」聞言,打算努力表現自己的保鑣B也把手上的力道緩和下來。
「按下去。」但高高在上的貴族大人並沒有興趣把一介少年的榮辱和自己的娛興放在天平上比較。保鑣B於是就一口氣把少年的頭壓下……
「慢、慢慢慢著!我願意付三倍的……」但少年的聲音已經因頭部所受到的衝擊而不得不中斷。
「再按。」貴族男子就像一名在玩弄獵物的貓一様,在玩厭之前皆盡可能地羞辱對方。
「對、對對不起,請、請原原諒我吧。我……」心高氣傲的少年,已經因屈辱而無法控制自己聲音上的震顫,眼裡也開始有淚水滲出。一向把自己放在棋盤外側的少年,忽然發現自己處於受人擺佈的位置時,已經無法冷靜地旁觀這世界。在這時候,他那藝術品般、可以把天下玩弄於股掌的腦袋,卻連兩名壯漢都無力對付。而他那纖細的內心,只餘下悔恨的空間。而旁觀的人之中,或有嘲笑、或有無奈,但完全沒有一個人挺身而出。

忽然,傳來一股爆炸的聲音。一輪黑色的KMF從大樓的外部入侵,並在雙腳的「高機走驅動輪」抓緊地面之後就開始以內藏式對人機槍向所有看得到的不列顛尼亞人掃射。壓在少年身上的兩名保鑣,保鑣B中了流彈,當場死亡;保鑣A嚇得立刻落荒而逃。其他連英文字母都沒有配給的保鑣們,當然不會臨時演化出不應存在在跑龍套身上的主角特質,在一見到黑色的機體時就一哄而散了。失去保鑣眾的黑人貴族,在面對這突然出現、身高4米以上的黑色巨獸時,也只好屈從於生物的本能,伏在地上不斷發抖。

「哈哈哈哈,見到了吧混帳不列顛,這就是黑之騎士團的力量了!」本來壓在身上的體重消失之後,少年從地上難看地爬起,並開始對伏在地上的貴族男子施以拳打腳踢。但這時候,黑色的機體上卻傳來了廣播的音效。

「喂。那邊的學生。」
「哈哈哈……謝了啊,黑之騎士團,你們果然是弱者的同伴啊,實在太感謝,實在太感謝了!」
「喂……」
「?」
「我們黑之騎士團可不是為了讓你可以宣洩私人恩怨而存在的。雖然我們的確是在殺人,但我們殺的都是在欺壓弱者的人,在這裡的不列顛尼亞人全都是罪有應得的,我們只是對這群罪人揮下正義的鐵鎚而已。而你現在所施行的一方面的暴力,和這群罪人的所作所為完全沒有分別。你未被殺死,全因為我還留有同胞的情誼而已。你這種人,根本不理解黑之騎士團的正義,也不配去談論正義啊!」
聞言,少年呆了一下,但提起的手還是不斷地擊打貴族男子的臉。

「你懂甚麼!?我從小開始就不斷在掙扎求存,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在這世界上脫穎而出,讓我和妹妹和身邊的人的生活好過一點而已。難道這要求很過分嗎?但自從不列顛尼亞入侵之後,我所奮鬥的一切都付諸東流,而一切都只是為了滿足這群該死的貴族的欲望而已,難道我現在連反抗都不行嗎?」

黑色的機體舉起了一直未使用的衝鋒槍,對著執迷不悟的少年施以威嚇射擊。

少年的身體立刻被吹飛,但少年臉上的扭曲卻沒有隨著槍聲的中止而平息,反而以更不可思議的角度扭曲起來。在黑色機體所不能見到的方向,一台紫色的機體已經以手上的火箭炮向少年以及黑色機體的方向瞄準……

身穿高中校服的夜神月,在賭場之中被人痛毆一頓後,就因捲入「黑之騎士團」的恐怖襲擊而葬身火海。自日本變成「11區」之後就終日酗酒的夜神總一郎,在這次打擊之後繼續以酒精麻醉自己,在三個月後因酒精中毒而亡。在沒有死神、沒有死亡筆記、沒有以菁英主義為骨幹所組成的日本警察、甚至連L也沒有的世界,原本有機會一躍而成「新世界的神」的人卻因「恐怖襲擊」這種事而輕易殞落,實在可悲、可哀、可歎。

當然,若果魯路修.V.不列顛尼亞生長在和平到讓人發瘋的日本的話,可能終其一生都只是一個小型反抗組織的領袖吧!說到底,連KMF的駕駛方法都不會的夜神月,在這亂世可說是無用武之地,即使沒有被捲入這次的騷動,大概也不會對大勢沒有任何影響吧!即使加上「無賴上的日本人其實就是因numbers政策而無法加入日本警察的松田」這個無論怎様看都像臨時想出來的設定也好,沒有死亡筆記的「奇拿」,對大局的影響都低到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

所謂「一將功成萬骨枯」,當故事已經決定了主角之後,其他角色也就只能擔當綠葉。即使其他角色實際上是支撐一個四人家庭的一家之主、是掌握五萬社員生死的會社社長、又或是令世界為之震動的大量殺人犯也好,即使是再有趣、再有個性的角色,在不同的環境下也會出現不同的結果,不可能每次都扶搖直上。

這次雖然連一千字都好像未到,但寫完後感覺其實用來當短篇用,所以就放出來了。下一篇大概真的會是魯路修的故事,但下一篇到底會甚麼時候寫出來就不是我能夠回答的了。當然,以我目前面對功課的懶散程度來看的話,很有可能會在一星期內寫出來……(遠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