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Mk-III | 1st Nov 2011, 9:41 PM | Type-Moon, 2011秋番 | (528 Reads)

PicturePicture

Berserker威武!Berserker無雙!

Picture

征服王從觀戰處現身的目的,是為了讓一眾英靈臣服於他,成為他征服世界的助力。但很遺憾的是以他的高魅力低人望,第一次見面實在不可能讓身經百戰的騎士們臣服於自己。

Picture

但是啊,帶自己的Master上場除了讓韋伯有機會賣萌以及被人爆頭之外,其實沒有甚麼用處的吧?(攤手

Picture

肯尼斯老師發現屬於自己的聖遺物的蹤影,開始以暴言對付學生韋伯。但韋伯你真的完全被罵到精神崩潰啊……你之前就沒有想過老師用其他聖遺物參戰的可能性嗎…… (遠目)

Picture

征服王在這時候反過來幫韋伯說話,後者完全就像「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那様,開始對Rider產生仰慕之情(大誤)

PicturePicture

Rider一現身就毫不忌諱地表露自己的真名,盡顯其霸者的風采;而Archer的傲慢則和Rider的霸氣不相上下,即使不報名號依然無損其威嚴。慢心EX的Archer以及Rider這兩名王者之間的衝突,將會是本劇的一大看點。

反過來Saber這騎士王無論怎様看都像是被欺負的角色。

Picture

仇人見面,份外眼紅。潛伏在下水道的雁夜叔,一見到目標就雙眼發光,命令Berserker現身。

狂戰士一現身,其氣息已經讓人一眼就發現其正體。

仿佛金閃閃回應Rider那様,漆黑的騎士在金閃閃現身之後就盯著後者,以其狂暴的氣息向對方挑釁。我們偉大的慢心王也不負所望,以殺死Assassin老師的強力寶具轟向Berserker。

Picture

正當在座每個人都以為失去理性的狂戰士將會步上Assassin老師的後塵時,我們的B哥一矮身閃過正面以來的寶具,一反手一轉身就以對方的劍把另一把同時飛來的長槍打飛。根據網上找的資料,這把被B哥所拿到的劍是羅蘭的デュランダル(Durandal)。

Picture

狂怒的金閃閃繼續把寶具像不要錢般地向B哥狂灑,但愈多以及威力愈強的寶具並沒有令B哥害怕,反而順手換寶具把金閃閃的攻擊一一打飛。留意一下,被B哥接觸到的武器會被黑氣所纏繞,就是這黑氣令到B哥可以把敵方的寶具佔為己用。

Picture

這個有虎紋的長戟,則是我們耳熟能詳的方天(畫)戟。

雖然老虛有提過想讓呂布或関羽在Zero登場,但想找呂布的話,還是請去玩Extra。

Picture

這則是我們偉大的金剛杵(Vajra),有相等於B+的威力。換句話來說就是相當於突穿死翔之槍。這様一招轟下去B哥還有餘力反擊,看來製作組真的很喜歡B哥~(握拳

Picture

為了防止金閃閃露太多底,時臣使用了令咒,死flag數順利上昇中。老實說連Vajra這種廣範圍攻擊也使了出來,王之財寶其實也沒有甚麼底牌可以露了吧?www

Picture

金閃閃被人請走了後,狂戰士立刻像發了瘋一様襲向弱女子Saber(誤),而綠川槍兵則及時在Saber不敵時出手相助。

Picture

說來的話,Saber的劍無法對B哥的燈柱造成破壞,是因為被那黑氣纏繞的物件都會自動升級成相當於D級的寶具。而槍兵可以一下斬斷B哥的燈柱,則是因為紅色魔槍切斷魔力的特性。換句話來說,槍兵對狂戰士是處於非常有利的地位,單對單PK的話大概可以一時佔到上風。

這様看來的話,這屆的槍兵其實真的很優秀,在純粹白兵戰中可以佔到他便宜的人實在不多。

Picture

可惜,這場並不是騎士式的一對一戰鬥,而是「戰爭」。一時的勝利不代表甚麼、取得最後勝利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槍兵的Master,我們所敬愛的埃爾梅羅老師,選擇的是最快捷同時也是最不智的方法——使用令咒。

可能這的確是風險最少而成效最大的選擇,但這様做的後果無異於殺雞取卵。Saber被黃薔薇所傷後,作為英靈的威脅其實已經大打折扣。放著不管撤退,讓她消耗其他人的戰力才比較合理(喂!)。放著其他強大的敵人如金閃閃不管,一心想著去殺死被削弱的Saber,還因此而寒了槍兵的心,除了令觀眾知道肯尼斯老師是有多麼小家子氣之外,更證實了他的不智。

Picture

結果,切嗣在逼於無奈之下使出了下策——冒著被Assassin發現的危險而去狙擊肯尼斯。

話說愛莉也實在是太相信切嗣了吧……過了這麼久還不動手就沒有值得懷疑的地方嗎?

這一著其實已經是把舞彌當成棄棋來使用了,唉……所以說切嗣啊……

Picture

結果,歡樂王一下牛車把處於人生顛峰中的B哥(附雁夜叔慘叫)輒過,剛剛大展神威的B哥被踩幾腳之後只能像蟑螂般變回靈體化消失。所以說牛車果然棒!(拖

Picture

若果沒有Rider參一腳的話,你現在已經被爆頭了(合十)

Picture

多方混戰,最後每一方也因各自的考慮而撤退,一場大戰就這様不了了之。

還有,韋伯啊……(扶額)

順帶一提,因為B哥壓制金閃閃、槍哥剋制B哥,所以槍哥強於金閃閃這種算式是不成立的。因為Rider的牛車把B哥打殘、而B哥剛剛把Saber壓著打,所以Rider比Saber強這種算式也是不成立的。因為這様子算的話,Saber這會變成和Assassin同級的存在。(遠目)

總之,一切都是相性的問題,不能因一時的勝負而認定某一位強於另一位。

Picture

百合路線確認。(喂!

Picture

抱歉,時臣也只是因為多方的考慮而撤退的(遠目)

Picture

狂戰士的暴走出乎雁夜叔的想像,證明對Saber下手並不是Master的主意。到底失去理性的狂戰士為何會對Saber有這様大的仇恨呢?……好吧,我開始覺得自己虛偽了。

循例說一次吧,敢在留言透Berserker真名的一律殺無赦。

PicturePicture

切嗣想召喚男的亞瑟王卻召喚出女的,Caster想見聖女卻認錯人。(遠目)

一說起聖女會讓人想起那位?沒錯,就是聖女貞德。……

為什麼會認錯人?其實有時候不能怪藍鬍子的。

Picture

明白了吧?

當初Fate/ stay night又有誰猜得到Saber竟然不是聖女貞德而是亞瑟王呢?……

當初Fate/Zero又有誰猜得到Berserker是(劇透禁止)而不是莫德雷德呢?……

Picture

又打完一場了,統計一下各位英靈自己揑或者被人揑他的情報吧!

Saber:打一場全世界(除Caster)都知道她的真名了sosad 在槍兵面前她的劍也是像裸體一様(遠目)

Master真身順利隱瞞中。

Archer:很多威力強大的寶具,非常多,而且多到不行。但好像被人接爽的(拖

寶具的底細和真名絕贊隱瞞中。

Lancer:真名、寶具、Master的正體,幾乎所有可以暴露的東西全暴露了。唯一餘下的只有Master的王牌還未知道,但連性格也大概被人摸透了。

在切嗣的眼中,Lancer組也是和全裸一様。

Rider:真名自己透了、寶具也大致上被摸清、Master也(被逼)露面了。如切嗣所評的「這様的蠢材真的征服過世界嗎?」

唯一好處是韋伯整天和Rider一起,不好下手。

Berserker:現身、能力也展示了、血(蟲?)也吐了、對Saber的恨意也十分明確了。但到底B哥是不是把Saber錯認成其他人呢?

Master真身未公開。真名不明、能力不明。

Caster:唯一一組完全沒有現身的組合。但是……(ry

一切不明。

Assassin:真身不明、真名不明但不重要、Master還在裝人畜無害中。

可惜,被切嗣發現了。

所以,自這回合開始到最後一個回合都會是切嗣的回合。(無誤?大概吧)

下一回會有聖女貞德(?),敬請期待。

留言(1) | 引用(0) | 話題(動畫)

[1]

你說什麼?NTR?走百合路線的saber被藍鬍子NTR?!


[引用] | 作者 鎖孔 | 3rd Nov 2011 11:3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你想太多了。(一秒)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Mk-III | 4th Nov 2011 9:18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