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Mk-III | 26th Nov 2011, 10:45 PM | 修羅之道 | (122 Reads)

說起來,寫修羅之道好像也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除了因為很多事在plurk、(ry)以及MSN上已經可以解決之外,其實還是有「被揭發」的可能性。這個之前也說過了。像FB就因為我姊有機會看到我自己的消息,都已經幾百年沒有上過了一様。所以,現在變成了我交功課(?)的東西。

十一月五日 (土) 晴れ 

今日は朝からいい天気だった。

午後は友達に会に行くと思うけと,火事が起きた。

半分のだいどころは黒に染める。

すごく怖がった,二度とその様のことを起きないため,注意します。

でも,その意外は価値がある。お陰で,黒いグモの糸を見た。

だから,部屋を掃除しだ。

簡略一點來說的話,我差點把我廚房給燒了,然後我愉快地把這當成日文功課的NETA,用我破爛的日文把這件疑似趣事記錄了下來。

諸君認為個人不懂看空氣也好、自我感覺良好也好,這種戲謔已經跟隨了我超過二十年的歲月,恐怕在未來也是無法改變的。正正是因為這種戲謔,所以我才會像描述趣事那様把過去所遇過的火災像炫耀戰績般炫耀。也正正是因為這種戲謔,我才會把往年所受過的家暴在這BLOG上公開。可以說,這一份戲謔,就是組成墮落二重奏的根本部分,也是令這BLOG得以存續的一大原因。

這一份戲謔、好聽一點或者可以叫自嘲、又或者可以叫黑色幽默,的確令我對自己痛苦的經歷有更大的接受度。但往另一方面來看,把記憶轉化成疑似趣事,卻令沉重的回憶以另一種更易記憶的方法記進這必要時永遠派不上用場的腦袋裡。這可能並不是一件好事,因為這會令我以為將會發生在我身上的悲劇,並沒有想像中強烈的破壞力。而我過去的一生之中,已經有數次在類似情況中無視將會來臨的悲劇,最後導致不能挽回的結果。舉例來說的話,上年這時候會有幸在日本過三個月,就是因為再之前的半年沒有用功讀書,導致我被大學停學一個學期。所以才會有時間去報甚麼留日課程。並在香港渡過最長而又最無意義的暑假。

我這份戲謔,已經超越了缺點,成為了像希臘神話裡經常出現的「性格的悲劇」。不是因為巧合又或者其他人影響所導致的悲劇,純粹是因為自己就是這種人。換句話說,一切都是自己的性格所造成的,是自作自受。更讓我感到悲哀的,本文的存在其實也是這份戲謔的延伸。若果面前有一輛火車正前往一座被炸毀的吊橋的話,我大概會跳上去吧?因為我心底裡認定了自己可以從事件中生還,並把這遭遇寫成一個「故事」。若果有一個遇難率99%的荒島一天遠的話,大概我會報名吧?即使已經立誓了不吃人肉也好,可能我也會去賭那個1%的生存率,去賭自己比任何參加者都能夠撐下去。雖然明白自己有賭徒的性格,但為什麼我就會像無視「蜘蛛之絲」一様,把前路所存在著的障礙無視得這様徹底呢?

若果不是這場火災把蜘蛛絲染黑的話,到底我還要花多久才可以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難道我真的要等到全身佈滿黑色的蛛網之際,才捨得破網而出嗎?到時候又會不會太遲了?……

感恩節假期放完了,地獄般無所事事的一星期也撐到最後,我已經很肯定自己不會再讓自己有這種浪費段的空閒,但問題只是我應該怎様去改進?……

再上兩個星期課就上完了,之後再加上一個星期考試,總共三星期。閉關,鎖M群、封plurk、BLOG自然不會進行任何有意義的更新。接下來這三星期我將會像個苦行僧般以鋼鐵的意志去拒絕外界一切的誘惑。

以過去的經驗來說,我一定會崩潰的,而且會因為反衝而在崩潰的同時大玩幾日,最終把努力的成果付諸東流。現在話說得這様滿,最終可能會連一星期也撐不過。但是啊!若果我連酒也可以戒掉的話,讀一讀書有甚麼難的?反正本來就打算四星期不去罵AGE的了,現在也只是增加多一些雜事而已,沒甚麼的。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