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Mk-III | 27th Feb 2012, 5:58 AM | 小說閱讀報告 | (697 Reads)

Picture

在我成功把金庸所著的十五部巨著全部看完,並斷斷續續地把古龍無數部寫得震撼人心但又免不了爛尾收場的系列作之後,我以為我知道甚麼叫武俠小說。

在查良鏞再一次修書之時,我的忠誠從此和金庸分道揚鑣。

此後,除了九把刀所寫的僞武俠小說《功夫》以及正牌武俠偽小說《少林寺十八銅人》之外,我幾乎沒有再接觸,也不認為我會再次接觸武俠小說。啊!若果《鬼哭街》不算的話。

但是,《武道狂之詩》讓我重新認識了「武俠」,也讓我再一次沉迷其中。

開首說了這麼多廢話,但其實也是裝模作樣的成分居多。若果我可以放棄武俠的話,一早就放棄了,而不會在幾日前又把《笑傲江湖》重看一次。儘管我年紀愈大就愈對查良鏞的為人不以為然,但他寫的小說無疑是十分出色的,無論是對人性的描寫、還是對愛情的描寫也好,全都是無上的傑作。每重看一次,都會有新的得著。

說回正題。為什麼我最近會再三提起《笑傲江湖》這本小說呢?除了因為這真的超好看連虛淵都贊好之外(是真的),令狐沖和岳靈珊的關係看得我超胃痛的啊!!! 更是因為我在《武道狂之詩》之中找到很多《笑傲江湖》的影子。嘛,平心而論的話,在經典之後寫的作品,要不受影響是不可能的事。而《武道狂之詩》的優點,在於它成功以作者喬靖夫的角度,重新演繹「武俠」這世界。

像是大道陣劍堂講義,就暗寸了「逍遙派」、小龍女的「玉女素心劍」等誇張過頭的事件。而書中人物葉辰淵所使的「武當形劍」之中的「追形截脈」,更是把「獨孤九劍」以另一種極為凶險的方法表現出來。最精彩的地方,在於喬靖夫嘗試了從物理學的角度來解釋「先天真力」、「內勁」等差半步踏進奇幻世界的武俠詞彙。成功與否姑且不論,但這一步明顯可以令更多接受過中學程度物理學教導的人(偏偏這類人愈來愈多),可以更投入「武俠」這世界。若果未來十年可以在香港再一次掀起武俠小說的狂潮的話,相信喬靖夫就算不是居功厥偉,也應該是排得上號的人物了。

回到書中的人物。主角燕小六,在卷一中途獲得燕橫這名字,令我避免了看《少林寺第八銅人》時「因主角名字實在太遜」而失去傳教動力這種慘事發生,所以我即使看完了半個多月甚至連卷二都看完了,還是想把卷一的感想寫出來。和大部分武俠小說的主角一様,燕橫是一名孤兒,投身青城派之後就視門派為自己的「家」。儘管文中有暗示燕橫有可能是何自聖的私生子,但在任何相關劇情被觸發之前,青城派已經被滅門,而且還是被形象一向良好的武當派以極狠辣的手段一舉挑了。至於這伏筆是會之後回收再用,還是純粹的煙幕,就實在不得以知了。

以武當為奸角,並以青城派遺孤當主角,這一點恐怕已經顛覆了大眾對這兩個門派的固有形象了。這行為大概就像金庸令蛾眉派從奸角變女門,把少林派從主角變路人差不多吧?若果十年內武當的印象會因此而再作一次改變的話,我相信喬靖夫應該作夢也會笑醒吧?……失禮了。

被滅門之後,自然只能報仇了。在這時出現令報仇變得可能的,則是名為荊裂的刀客。這種大哥型角色,大概去到故事的一半就會不得不被作者賜死吧?……不、為了讓人意外一下,可能會比預期更早死去也不一定。算了,現在市面出了這麼多本我也未看,實在不宜在這種時點隨意猜測劇情。

對於滅門這一幕,葉辰淵雖然贏得不光彩,但總算合情合理。侯英志叛逆自然不近人情,但還算有跡可尋。上面這兩個傢伙,起碼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反而是燕橫這傢伙,明顯是誤會了自己啊。說甚麼「他看見了真正的自己」,說到底其實也只是他對侯志英所抱的劣等感在作祟而已。恐怕他自己也在不知不覺之間問過這様的問題吧。「若果侯志英沒有離開的話,小梨還選擇我嗎?」而他給自己的答案自然是否定的。所以說,這不是甚麼為師報仇的義憤令他捨棄兒女私情,只是他自己無法順利說服「始終比不上侯英志」,而剛好又有「為師報仇」這個渠道讓他宣洩而已,原理就和他以往用練劍來逃避情場失意一様,只是一時的意氣之爭而已。當然,這一時的意氣之爭在之後自然就生根而成為決意,再無一絲動搖。

舉例,若果成為「道傳弟子」的不是燕小六而是侯英志的話,武當派自然不能容侯英志改投武當,侯英志面前的選擇就只剩下「和小梨過著平凡的生活」以及「為師門報仇」這兩種而已。而侯英志明顯和小六不同,對於前一選擇應該是會想也不想就捨棄掉。但小六……不、燕橫呢?若果沒有「雌雄龍虎劍」這遺物的話,他的意志能否抵擋面前溫香軟玉的誘惑?我很懷疑。所以說,我覺得這個讓燕橫早一步成為「傳道弟子」的原因,真的有可能是「他是何自聖的私生子」。

無論如何,卷一的燕橫起行了,把一切都拋開,專心去面對他的血仇。卷二也增加了女角,還要是「可以溝通」,而不是一味否定武道,甚至是練武成痴的童大小姐。這種相遇對燕橫來說自然是好事(吧?),但過於相似的二人,到底會演變成怎様的關係呢?另一位追著荊裂的東瀛女子虎玲蘭,又是一名在風格上和荊裂十分相似的女子。總覺得這種安排實在十分違和啊…… 我賭十元,這四人中會有一人在卷三死於非命吧?(拖

最後一句,這套死人還死得真快。